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油评】伊拉克或让OPEC+联盟出现裂口,需求前景打压油价反弹空间!

 二维码 2

周五(9月11日),国际油价总体承压,市场人气仍受到新冠疫情延烧侵蚀燃料需求的打击,贸易商开始再次预订油轮来储存原油和柴油。也受到美国原油库存意外上升的影响,美国炼油厂复产速度缓慢。
 两大原油期货合约本周都已经下跌超过6%,料连续第二周走低,因第二波疫情爆发迹象浮现之际,对于燃料需求稳定回升的期望转淡。截至9月4日的一周,美国EIA原油库存增加了203.3万桶,而调查中分析师预估为下降300万桶;精炼厂设备利用率较前值下降4.9个百分点至71.8%,尽管美国原油产量在飓风“劳拉”过后继续恢复。

路易斯安那州的West Hackberry是美国四大战略原油储备基地之一,暴风雨摧毁了输电线路,至今无法接受商业供电,因此受飓风影响而停摆的墨西哥湾等地炼油厂复产速度缓慢。美国能源部周四表示,飓风“劳拉”对路易斯安那州战略石油储备基地的破坏仅限于围墙、建筑物和其他支持性基础设施。向市场投放石油的基础设施,诸如洞库、油泵、管道和阀门都完好无损。

美国能源部的一位官员表示,由于新冠疫情爆发导致原油储存空间告急,美国战略原油储备基地在今年春季临时有偿收储2100万桶商业原油。在飓风“劳拉”来袭之前,有约830万桶商业原油回流企业。总部位于休斯顿的Genesis Energy LP周四表示,公司所有的墨西哥湾原油管道预计在10月1日之前不会完全恢复运行。管道本身并未受到破坏,但是系统中的一个平台受到了风暴的影响。

OANDA高级市场分析师Jeffrey Halley说:“库存数据使石油投机者更加不安,他们本就因ICE布伦特原油期货正价差扩大以及全球消费担忧而焦虑不已。”进一步看跌的迹象是,由于疫情仍未缓解、经济复苏停滞,贸易商开始再次预订油轮来储存原油和柴油。由于供应继续超过需求,陆地存储量仍接近储存能力极限,海上浮式储油又日益盛行。
OPEC+定于9月17日召开会议,料将讨论库存上升问题。尽管OPEC+致力于进一步扩大减产,但分析人士说,这次会议的焦点很可能集中在成员国执行现有减产协议的合规性上。
伊拉克国内关于是否应该要求免于OPEC+减产义务的辩论重新摆上台面,原油低油价压缩了其财政收入,挑战着政府为应对多年战争留下的后遗症和治理严重猖獗的贪腐行为所做出的努力。
伊拉克过去并未完全遵守OPEC+减产协议。消息人士称:“伊拉克一直认为,自己在OPEC+于2016年刚推行减产的时候未收到合理公平对待。随着经济继续在低油价环境中挣扎,这个问题不断被提及。”

周四油价下跌近2%,因上周美国原油库存意外增加,且炼厂继续缩减产量,强化了需求疲软的预期。同时美国初请失业金人数超预期,且美国救助方案未达成一致,强化了市场对于需求放缓的忧虑。同时俄罗斯央行警告称油价可能跌至25美元/桶。

总体而言,油价总体走势偏空,对于需求放缓的忧虑是最大的推动因素,但是市场仍在关注OPEC+的动向。目前OPEC+陷入了两难困境,一方面低油价导致预算赤字不断扩大,但是另一方面如果深化减产支撑油价可能会导致市场份额丧失,预计OPEC+会议上可能会就这一问题给出一个初步的信号。

日内关注美国原油钻井数据,过去三周有两周录得增加。同时关注美国CPI数据,大摩认为在通胀预期升温和美元贬值的环境下,油价仍有望反弹。

美国原油库存意外增加凸显需求疲软,周四油价下跌2%


周四油价下跌近2%,因上周美国原油库存意外增加,部分因为飓风“劳拉”侵袭后墨西哥湾沿岸炼油厂持续减产。

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称,上周美国原油库存增加200万桶。

这证实了美国石油协会(API)报告库存增加300万桶的趋势,而市场的普遍预测为减少130万桶。

Ritterbusch and Associates总裁Jim Ritterbusch说:“今天的库存数据看起来很利空……唯一的支撑性因素是,200万桶的增幅小于API的数据。”他指出,价格可能进一步下跌,除非墨西哥湾炼油厂因飓风劳拉关闭后不久完全重启。

布伦特和美国原油期货本周早些时候跌至6月中旬以来的最低水平,过去几天一直处于超卖区间。布伦特原油相对强弱指数(RSI)自3月以来首次连续第五日低于30。

尽管处于超卖区间,但是对于需求的忧虑将继续限制油价反弹的空间,直到出现明显的需求回升的信号。

总石油库存


Refinitiv船舶数据显示,贸易公司托克(Trafigura)最近租了至少五艘原油油轮,每艘能供应200万桶原油。

由于预期需求将会改善,欧佩克最近削减了今年早些时候的供应限制,库存增加推高了对浮动存储的需求。尽管美国夏季驾车高峰期已经结束,但需求困境和供应过剩的市场正对原油及原油产品价格构成压力。

超大型原油运输船(VLCC)的储藏量再次开始上升。

加拿大皇家银行(RBC)分析师表示:“尽管最近油价下滑,但我们认为,在目前阶段,欧佩克+领导层将继续努力确保各方更好地遵守协议,而不是推动进一步减产。”

原油市场下跌的另一个催化剂是,随着独立炼油厂达到年度石油进口配额上限,亚洲部分国家的石油进口可能会减少。

报告指出,其他主要大宗商品交易商正在预订油轮,以便在海上储存柴油和汽油等原油产品。

Refinitiv船舶数据还显示,Vitol、Litasco和Glencor在过去几天里预订了油轮,以储存未来三个月的柴油。

一位市场消息人士对路透表示,"市场疲软且看跌,浮动库存再度出现。"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Martijn Rats在一份报告中称,"市场基本面的改善速度不及预期,这一点越来越明显,尤其是在需求方面。"

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再加上原油市场供过于求和需求减弱,令11月份布伦特原油合约承压,过去七个交易日累计下跌15%。

美国原油库存增加和汽油需求担忧推动油价走低


由于美国政府数据显示国内原油供应增加、汽油需求动摇,石油价格恢复下跌趋势。

纽约原油期货跌向37美元,之前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的报告显示,国内原油库存自7月中旬以来首次增加。俄克拉荷马州库欣的原油库存上升至5月份以来的最高水平,原油产量微升。

汽油和馏分油库存减少是一个亮点,但有迹象表明,饱受大流行病打击的全球经济复苏所需的时间比预期更长,这对美国股市和石油价格带来压力。

Tyche Capital Advisors LL的Tariq Zahir表示,原油库存的增加是一个前兆,表明人们期望的库存减少不会出现,全球需求并不会像人们希望的那样恢复。

虽然美国汽油库存正在逐步恢复到每年的这个时候的正常水平,但这主要是炼厂开工率下降的结果,而并非汽油需求增加。实际上,EIA的数据显示,一个汽油需求的指标--汽油供应的四周滚动平均值出现7月底以来首次单周下跌。

多空双线利空云集,原油价格后市仍有下调空间


业内分析师指出,虽然原油价格在本周初跳跌之后略有反弹,但在基本面不改的背景下,其未来前景依旧看空,尤其是在欧洲各国疫情近期再度爆发,对需求前景造成进一步打击的背景下。

分析师指出,当前油市正面临供给两线的多重利空压力,一方面全球疫情依旧,跨国交通旅行迟迟无法恢复,令需求持续受到遏制,另一方面,成品油库存已经开始严重过剩,并且正在向原油端溢出,而全球采油及炼油设施仍有大量的过剩产能。

同时,供给方面,OPEC+此后将面临新一轮的产能博弈,被迫进一步增产恐在所难免,这意味着,本周稍早NYMEX原油价格录得36.13美元/桶的低位,并非已是本轮调整的终点。


美国的劳动力市场复苏疲软+刺激谈判陷入僵局也打压需求前景


另一个打压油价的因素是美国的劳动力市场复苏疲软,且美国刺激谈判陷入僵局。

周四公布的美国上周初请失业金人数高于预期,凸显广泛的失业状况依然存在。截至9月5日的一周,初请失业金人数经季节性调整后持平于88.4万人。截至8月29日的一周,续请失业金人数增加了9.3万人。这也表明整个夏季强劲的美国就业改善可能在进入秋季后出现尾声。

尽管美国经济正在从公共卫生事件带来的前所未有的冲击中恢复。危机爆发时,非农就业人数减少了约2200万,到目前为止,这些工作岗位已经恢复了大约一半。但是随着周四失业金申请人数下降陷入了停滞,凸显了就业市场复苏仍任重道远。

同时经济学家担心,秋季公共卫生事件的再次出现可能会减缓或者抹掉经济的复苏进展。

与此同时美国刺激谈判陷入僵局。据悉,特朗普授权的额外失业补助在持续六周后将结束,但美国参议院未通过共和党的精简版刺激方案,纾困谈判继续深陷僵局。

周四美国国会参议院否决了共和党提出的3000亿美元左右的抗疫援助议案,因民主党寻求更大规模的方案阻止疫情扩散。这个议案未能获得通过所需的60张赞成票,使得未来任何援助议案的前景都存疑。

民主党领袖一直在力推更为积极的响应:为疫情投入规模为约3万亿美元的新资金。

美国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7月曾经提出一项金额较大的1万亿美元救助方案,但遭到民主党和许多共和党自家人强烈反对,该提案甚至都未能获得交付表决的机会。

众议院议长佩洛希在参议院投票前对记者说,她认为在11月3日的总统和国会选举前,谈判仍可能实现某种折衷。预计目前国会将把主要焦点放在其他迫切的立法工作,好让议员们能够在10月返回各州竞选连任。

摩根士丹利:受美元走软和通胀走高的支撑,布油到2021年下半年将攀升至每桶50美元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在一份报告中预计,受美元走软和通胀走高的支撑,布伦特原油价格到2021年下半年将攀升至每桶50美元。

该投行称:“史无前例的货币总量扩张削弱了美元,并给通胀预期带来了上行压力。”

摩根士丹利还将WTI在2021年第三季度的价格预期上调至每桶47.5美元。

摩根士丹利还预计,整个2021年供应将持续不足,并预计随着全球经济复苏,库存将在明年年底基本恢复正常。

摩根士丹利补充称:“我们已经推迟了需求在2021年底至2022年中何时恢复至疫情前水平的预期,但是这也暗示需求的缓慢复苏。”

但该投行表示,短期内石油市场基本面看起来疲弱,需求复苏脆弱,库存和闲置产能高企,炼油利润率低。

由于全球疫情继续蔓延,可能会减缓全球经济复苏,并降低对从航空燃料到柴油等各种燃料油的需求。

伊拉克正在寻求库尔德地区减产以达成补偿性减产目标


伊拉克通讯社报道,伊拉克联邦政府已要求库尔德斯坦地区政府将石油产量减少12万桶/日。

伊拉克联邦政府就减产的几个情景和库尔德斯坦地区政府进行了谈判。这个北方半自治地区的原油产量占伊拉克总产量的很大一部分,因此伊拉克迫切需要该自治地区的配合,从而达成额外40万桶/日的补偿性减产。

截至今年4月,库尔德斯坦每天出口约50万桶原油。在OPEC达成减产970万桶/日的协议后,伊拉克时任石油部长Thamer al-Ghadhban表示,库尔德斯坦也将参与减产。

巴格达目前也在为这个半自治地区谈判一项新的预算协议,以获得该地区减产的支持。

伊拉克是OPEC第二大原油生产国,因此根据4月份的协议,伊拉克被要求削减本国石油产量的比例是最大的国家之一。然而,伊拉克未能按照承诺幅度削减产量,这一点也不让任何人感到意外,因伊拉克一直是合规率最低的国家之一。这促使OPEC事实上的领导人沙特采取强硬措施,并威胁称,如果伊拉克继续超出产量配额,将采取惩罚性行动。

因此,在6月份的OPEC会议上,伊拉克和另一个落后国家尼日利亚同意深化减产,以弥补5月和6月的过剩产量,而其他OPEC成员国,尤其是沙特,则从7月份开始放松减产。

最新月度数据显示,OPEC在8月原油日产量为2427万桶。这比7月份的平均水平高出95万桶/日。与此同时,伊拉克已承诺在8月份削减的基础上再减产40万桶。根据目前的谈判,一些额外的削减需要来自库尔德斯坦。

OPEC+再次陷入困境——是支撑油价还是抢夺市场份额


尽管OPEC+创纪录的减产支撑了油价,但是油价始终未能突破关键阻力位,且近期再度回落。

即使是此前按照美原油40美元/桶的价格,也仍然远远低于各产油商的舒适度水平。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需求复苏已停滞,对所有类型的燃料(尤其是喷气燃料)的需求可能要到2023年才能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因此,越来越多的人猜测OPEC +是否需要重新考虑采取措施以实现油市的平衡。

支持再度深化减产最有说服力的论点可能是这样一个事实,即从沙特和科威特到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的所有OPEC+经济体都受到当前低油价的困扰。

由于石油价格和石油需求的持续下滑,沙特第二季度出现了290亿美元的赤字。为了节省财政,该国将增值税(VAT)提高了两倍,并暂停了生活津贴。

科威特的公务员薪金已经用光了,除非石油价格大幅上涨,否则十一月以后将没有钱支付这些费用。

俄罗斯总普京希望油价(
布伦特原油)高于每桶46美元。毫无疑问,OPEC+协定的参与者需要油价显着高于40美元。

但是另一方面,长期的市场份额可能更为重要。
尽管多头急需OPEC+重新平衡油市的努力,但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尽管最近油价暴跌,但OPEC领导人并不认为有必要进一步减产,因为他担心自己的市场份额会被其他产油国夺走。
此前俄罗斯能源部长也传达了类似的观点,并开始了增加未完井数量的计划。
对市场份额的关注可能意味着OPEC+在短期内将不得不放弃预算收入,迫使它们承担更多的债务,加大紧缩力度,并更深入地利用主权财富基金来填补预算缺口。
对于这一问题的痛苦抉择,将在9月17日的会议上有所讨论,这将为油价走向奠定短期的基调。
文章分类: 国际财经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