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要闻】特朗普爱将上位,美元再跌一波?经济走势恐二度恶化,黄金有望冲击千九大关!

 二维码 96503

当地时间7月22日,美国参议院金融委员会投票通过了谢尔顿(Judy Shelton)和沃勒(Christopher Waller)的美联储理事提名。两人现在都被认为是鸽派人士。不过,有人担心特朗普连任后,谢尔顿会被提拔为美联储主席,且对特朗普言听计从。实际上,谢尔顿在通胀和货币政策六个方面的立场令评论家大为恼火,部分原因可能是她有点善变。

谢尔顿美联储理事提名获得参议院金融委员会通过,却引发担忧情绪


2019年7月,美国总统特朗普首次提名谢尔顿(Judy Shelton)为美联储理事。谢尔顿拥有犹他大学工商管理博士学位,并在2016年担任特朗普竞选团队的非正式顾问。

随着谢尔顿的提名获得参议院金融委员会通过,她进一步接近美联储理事的宝座,这引发了华盛顿某些圈子的恐惧情绪。在参议院举行全体会议时,除非有四名共和党人投下反对票,否则谢尔顿很快就能在美联储占有一席之地,并且还拥有投票权。

那么,外界到底为何对谢尔顿加入美联储感到如此担心呢?简单来说,中央银行界的许多人怀疑,她的政策观点超出主流,包括对金本位的支持。他们还担心谢尔顿可能会屈服于特朗普总统的意愿。当谢尔顿成为美联储理事候选人时,她似乎放弃了长期倡导的超紧货币政策,并公开赞同总统降息的呼吁。

如果被确认为美联储理事,任期将在2024年到期。但鉴于她对特朗普的经济议程公开表示忠诚,外界普遍认为,如果谢尔顿成功进入美联储董事会,一旦特朗普罢免现任主席鲍威尔,谢尔顿将大概率成为鲍威尔的继承人。又或者,如果特朗普在2020年连任,当鲍威尔在2022年任期届满时,谢尔顿将成为鲍威尔的继承人。如果她获得真的成为美联储主席,她仍将不得不说服同事支持她的政策。

谢尔顿在六个方面的评论使评论家大为恼火


①货币政策立场快速由鹰转鸽

多年来,谢尔顿一直是名不虚传的鹰派人士。在她看来,低利率侵蚀了货币的价值,使政府挥霍无度。她最近在2019年5月再次表达了这一观点,尽管她开始暗示有降低利率的意愿。

但在一个月后,她却向《华盛顿邮报》暗示,日本和欧盟实施负利率,也没有出现什么大碍,因此她将尽可能快、尽可能有效地降低利率。

②支持低通胀

过去,谢尔顿不仅倡导低通胀,而且主张零通胀,这与严格的自由主义者对货币稳定的观点一致。

她在接受采访时称:“当我说合理的货币时,是基于这样一种观点:货币是政府与公民之间的道德契约。”

对于发达国家央行将通胀目标定在2%或接近2%的做法,她多次表达不满。她在2012年写道:“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通胀目标不可避免地会削弱货币的购买力。”

③不满美联储设定利率的权利

谢尔顿还反对国会赋予美联储通过基准利率调节货币价值的权力。早在2012年的一次视频采访中,她就对此表示不满。

在2019年,当她暗示市场力量干扰美联储的基准利率时,这种情绪再次浮出水面。她称,美联储急于人为地实施一个利率,却与市场所暗示的利率不相称,但效果并不好。她就此提出的疑问是,美联储确定知道的比市场还要多吗?

④怀疑美联储被赋予的“双重使命”

谢尔顿还对国会为美联储设定的所谓“双重使命”目标的有效性提出了质疑。“双重使命”目标旨在稳定物价和实现最大程度的可持续就业。据悉,她在2019年5月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些目标太模糊了,自己可能会对此保持高度怀疑。

⑤支持美联储独立的立场有所动摇

在2月份的确认听证会中,谢尔顿明确誓言要尊重和捍卫美联储的独立性。 然而,在《华尔街日报》于2019年9月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谢尔顿的看法更为细微。

她写道:“如果美联储与国会和总统建立更协调的关系,那将符合其历史使命。在实现立法授权的经济目标时,政府机构似乎没有选择权。”

⑥对金本位的支持出现退缩

多年来,谢尔顿公开倡导恢复金本位制,这是将美元固定为黄金的政策,美国在不同程度上一直遵循这种政策,直到1976年。她甚至支持建立新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国际货币的想法,其目标是介绍全球货币标准。

在过去几年里,谢尔顿一直是金本位的坚定支持者,但在特朗普总统提名其为理事候选人后,她对此却有所退缩。

在参议院银行委员会2月份的听证会上,当被问及这些观点时,谢尔顿称不主张回到以前的历史安排。她补充称:“货币只会向前发展,我们看到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发展得更快。”谢尔顿还表示,如果当选为美联储理事,将接受美联储目前的框架。

7月22日(周三),市场分析师Maeve Sheehey撰文称,一项调查显示,美国7月份就业人数将急剧下滑,这显示美国劳动力市场反弹减弱的风险越来越大。特朗普总统支持工资税减免,但这要等待数周的时间,差不多从9月份才可能实行。


疫情打击美国经济复苏,7月非农或暴跌


美国人口普查局周三公布的家庭脉搏调查(Household Pulse Survey)显示,从6月中旬至7月中旬,美国的就业人数下降了约670万,其中从7月第一周到第二周就下降了410万。

尽管该数字没有像月度就业报告中的主要数据那样进行季节性调整,但从5月中旬到6月中旬增加了550万,与劳工部就业报告的月度调查相吻合,也符合6月以来未季调就业人数增加的情况。

调查显示,随着疫情继续在美国蔓延,美国的就业人口出现暴跌。下图中黑线代表过去七天美国的就业人数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这些数字增加了美国就业形势恶化的迹象,因为在整个美国南部和西部,疫情病例激增迫使官员暂停或逆转经济重启,而停业的企业倍增。对于是否延长月底到期的失业金,议员们之间产生了冲突。分析师已经预计,虽然美国6月季调后非农就业人数增加480万,7月就业人口的增长将明显放缓。

Evercore ISI的经济学家Ernie Tedeschi警告:“美国7月非农不仅可能被削减,甚至可能是负数。这应该让我们停下来思考一下,因为这意味着美国经济没能持续复苏,实际上现在可能发生逆转。尽管家庭脉搏调查是一个相对较新的调查,但它在预测6月就业报告方面做得很好。”

北京时间7月23日20:30,美国将公布截至7月18日当周初请失业金人数。有分析师预测为130万,与前一周持平,目前市场预估的范围为100万到155万。

同时,软件和服务公司Kronos表示,7月工人轮班的增速有所放缓。该公司在一份报告中表示,7月迄今的平均涨幅为0.7%,而6月份的涨幅为1.9%,这表明经济复苏处于平稳状态。

美国工人需要等待一个月时间,才能享受特朗普的工资税减免


特朗普总统支持工资税减免,有望给予工人帮助,但这要等待数周的时间,而且影响可能不均衡。

全美最大的工资发放机构ADP负责政府关系的副总裁伊思贝格(Pete Isberg)称,如果国会将其纳入8月初通过的刺激法案中,则至少要在9月1日之前,雇主和国税局才能更改工资税征收方式。

在与共和党和民主党就另一轮疫情援助计划进行谈判时,特朗普已将削减工资税作为优先事项,因为前一轮刺激计划开始耗尽,并且仍在持续的疫情阻碍美国经济复苏。

这个想法受到参议院共和党人的热烈欢迎。特朗普的顾问和包括参议员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在内的一些议员建议,为减税措施设定最高收入门槛。但是伊思贝格称,这可能会带来麻烦和不平等,因为工资税制度是基于年初至今的收入。因为疫情的原因,部分工人的收入不稳定,计算平均收入计算是否免税存在误差。

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经济学家波默洛(Kyle Pomerleau)估计,若从8月就开始削减工资税,直到12月,工人和雇主工资税减免额将高达4800亿美元。在考虑到由于疫情继续传播,导致的经济活动减少之后,这一数字可能接近4300亿美元。但是,若将工资税减免目标定位收入低于50000美元的人,那么这一数字就要少得多,大约只有1200亿美元。
滚石网提醒, 综合以上消息可以看出,因为疫情持续阻碍美国经济复苏,市场认为7月就业人口暴跌。此外,特朗普的工资税削减政策还要等待一个月实行,恶化的劳动力市场形势有望推升金价继续上行,挑战1900美元大关。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现货黄金日线图)


滚石网提醒,目前谢尔顿和沃勒的政策立场都被视为鸽派,存在降息倾向。本次提名的通过可能会再度增强市场对美联储货币政策的鸽派预期,进而令美元进一步承压,投资者需保持关注。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美元指数日线图)

文章分类: 市场统计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