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币评】美联储救市举措越来越疯狂 投资商有转向比特币迹象!减半为何?

 二维码 219692

受疫情影响,大量投资级别的美国企业债被降级为垃圾债券,这些被降级的企业债券被称为“Fallen Angel”,即坠落天使。

  按照此前计划,美联储将在5月12日开始购买被降级的企业垃圾债券,以刺激二级市场的信贷融资,美联储遇见“坠落天使”,会进一步导致企业负债加重,这是否会导致美国企业债再次陷入债务循环的怪圈?

  这种债务循环是否会将包括比特币在内的金融市场拖入泥潭?

 20200110

  美联储回购垃圾债,遇见“坠落天使”

  5月12日,美联储开始正式买入美国企业债,这是美联储此前出台的众多提振经济计划中最受市场关注的行动,意图推动二级市场的信贷融资。

  美联储的具体做法是通过购买追踪企业债的ETF基金,特别是近来受疫情影响而被降级的企业债券们,这类债券有一个专属名称:“Fallen Angel”,即坠落天使,也就是此前被评为投资级别,但近来由于疫情影响而被降级为垃圾债券的公司债。

  不过,这只是美联储直接涉足美债的第一步,根据美联储此前计划,最迟数周之后美联储就要开始正式开始直接购买企业债。

  美联储买买买,最为直接的影响就是,美国企业债务飙升。截止4月份,美国2020年企业债规模达到8300亿美金,比去年同期大幅增加了69%,而3月与4月的债券发行量更是创下了历史新高,仅5月11日当天就有271亿美元进入市场,因此无论是垃圾债中的垃圾还是垃圾债中的“坠落天使”,美国企业债确实正处于飙升状态。

  按照美联储政策,此次最多可购买5250亿 “堕落天使”。

  你可能要问,为什么美国企业会如此债台高筑。这是因为,在2008年以来的量化宽松,导致企业融资十分容易。对企业而言,上市公司的董事们用期权激励的方式让高管们抬高股价,高管们为了让自己的期权值钱,利用上述量化宽松带来的低息环境,发行了大量企业债筹资,拿了钱主要不是搞实业或者研发,而是回购自己公司的股票然后注销,从而拉高股价。

  这就为什么美股从6700点涨到27000点,十年间没有像样的回调,这其中超过60%的上涨都是因为发债回购导致。

  在这个利益链条上,每个人都都动力借钱推高股价,但是借来的钱都是要还的。7月份起,美国企业债的集中兑付期到来,也就是说,还钱的日子到了。

  但在新冠疫情影像下,再融资以滚动债务的成本就会变得相当贵,这可能会导致美股遇到新冠疫情背景下更加严重的问题,如果没钱还债,就不仅仅是几千万人失业的问题,而是数百万美国企业倒闭,并导致美股二次崩盘。

  不过也有声音认为,3月份美股崩盘是由于场面资金不够,但当下资金充裕,美股指数早已与实体经济拉开巨大的距离,在美联储无底限的托底下,美股二次下探可能性不大。但是金融市场变幻莫测,普通人根本无法预测。

  如果最坏的情况发生,加密货币市场又会遇到怎样的挑战?比特币是否会再次跌入谷底?

 20190919

  机构买比特币,迎接“希望之神”

  “在当前全球主要央行大肆印钞背景下,持有比特币就像1970年代购买黄金一样可以对冲通胀。”

  华尔街传奇操盘手、知名宏观对冲基金经理保罗·都铎·琼斯(Paul Tudor Jones)5月7日表示,“我们正在目睹大货币通胀(the Great Monetary Inflation),这是任何形式的货币都前所未有的扩张,与发达国家以往的任何经历都不一样,”琼斯在一份市场展望报告中称。

  在这样的背景下,琼斯认为最佳获利最大化策略就是“拥有跑得最快的战马”,并称如果必需要预测一个,那他打赌将是比特币。

  据彭博社报道,琼斯曾在2017年首次涉足比特币,并且在资金翻了一番后以近2万美元的高位退出交易。这一次,他将比特币视为一种保值工具,并称持有该加密货币最有说服力的论据是,货币数字化将无处不在,而新冠肺炎加快了这一进程。

  琼斯还透露,旗下基金Tudor BVI所持比特币期货配比不到10%。

  同时,不少机构投资者此时也选择加持比特币,数字资产管理公司灰度(Grayscale)和Square的Cash App分别购买了2020年第一季度新挖比特币的29.41%和23.15%,合计占新挖比特币总量的52.56%。

  近期,银河数字(Digital Galaxy)创始人迈克·诺沃格拉茨(Mike Novogratz)指出,对冲基金等机构投资者都在涌向比特币。这其中就包括文艺复兴科技与摩根大通等。

  今年4月18日,对冲基金公司Renaissance Technologies(文艺复兴科技)在一份提交给监管机构的文档中表示,旗下大奖章基金(The Medallion Funds)被允许进行比特币期货交易,将限于芝商所(CME)的现金交割期货合约。

  该文件提示到,与传统的金融工具相比,这些工具涉及的风险和损失可能更大,与比特币相关的风险包括:无政府承认是法定货币、缺乏发行的中央机构、容易被恶意行为操纵、易于分叉、价格波动较大等近 12 项,这些因素中的任何一个都可能对基金的投资价值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文艺复兴科技公司由詹姆斯·西蒙斯于 1982 年成立,詹姆斯·西蒙斯是一位屡获殊荣的数学家和前冷战时代的密码破解者,大奖章基金以投资历史上最佳纪录之一而闻名,在20年的时间里,其投资年回报率超过35%,管理资金规模约750亿美元。相信这样一家金融机构入场,必然会对加密市场产生巨大的积极的影响。

  而一直对加密市场“指指点点”的摩根大通也开始正式布局加密货币,据外媒5月12日消息,摩根大通目前正在为加密交易所提供服务,其首批客户是Coinbase和Gemini。

  消息人士称,这两家交易所都被要求接受严格的审查程序,表明各大银行长期以来不愿与加密相关企业建立关系。Coinbase和Gemini的账户已于上月获得批准,交易现已开始处理。

  据悉,摩根大通并不代表交易所处理比特币或其他加密货币交易,但面向美国客户提供现金管理服务和处理美元交易服务。该银行将通过自动清算所(Automated Clearing House)网络处理所有电汇和美元存取款。

  而灰度近期的一份报告,则直接将加密世界与现实金融世界做了对立。

  在这份名为《量化紧缩》的文件中,灰度警告称,无限的法定货币供应可能导致美元“贬值”。报告总结称:“难以维持的债务水平和对普遍违约的担忧,正在推动比特币诞生以来最激进的货币政策。法定货币面临贬值风险,政府债券反映出较低或为负的实际收益率,而交割问题突显出黄金作为安全避风港的过时角色。在一个以不确定性为特征的环境中,对冲选择是有限的。”

  各国央行目前正在实施无限制的量化宽松(QE),而比特币的供应量却减少了一半。其他消息来源称这种并置是“量化硬化”,指的是比特币的地位是“硬通货”,而法定货币是“宽松货币”。 灰度总结道:“有迹象表明,比特币正在成为一个安全的避风港,同时保持着不对称的回报。”

  总而言之,灰度这份报告在说明一件事件:在央行无限的法定货币供应情况之下,比特币现在是投资者最好的选择。

  20190912

5月12日3:23,币圈迎来比特币历史上第三次产量减半,至此,比特币区块奖励由12.5枚减至6.25枚。目前待开采的比特币数量仅剩262万。

如果你对此事不甚了解,可以简单理解为,挖出比特币的难度越来越高,比特币变得越来越稀缺,新增的越来越少,存量越来越值钱。

基于此,尽管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比特币价格自3月以来跌得几近腰斩,但很快“复工复产”,最近一周发力冲击一万美元大关。


但可惜,比特币价格的天花板并不是一万美元,而是人们的注意力。

遥想2017年,比特币成功出圈,最高涨至19891美元。彼时,全世界的投资者都在找后悔药吃。

不过,对后悔药的需求随后转到了比特币持有方,2018-2019年,它的价格暴跌了整整两年,众多接盘者被套。

回本的曙光出现在2019年上半年,得益于全球最大的社交巨头Facebook发布数字货币Libra,有大佬加持,比特币重获注意力,最高冲击到13764美元,从腿肚子回到了肚脐眼。

但事实证明,这波注意力也是后劲不足。

2020年,产量第三次减半成为新“卖点”。自2020年初,比特币价格一路上涨,直到被新冠病毒阻碍涨势。

原本一个“好风凭借力”的故事,现在越来越像“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讽刺的是,新冠病毒还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比特币日益小众化的事实。

4月区块链分析公司Chainalysis发表报告指出,受疫情影响,全球通过勒索病毒攻击软件,进而向受害者勒索比特币的行为下降了33%,与之相对应的是,比特币价格也出现大幅下滑。

经历了今年以来的暴涨急跌,比特币12日迎来奖励减半机制再度生效,其价格并未出现前几次减半机制生效后的上扬,仍在上周暴跌时的9000美元以下徘徊。分析人士指出,新冠肺炎疫情下金融市场变化加剧了数字货币震荡不确定性。

  “减半”是比特币一种特有的发行机制。按照中本聪2008年底发布的比特币白皮书,这一机制在比特币诞生之际就已被设计好。作为比特币获取方式的挖矿回报是每开采一个区块获得12.5个比特币。在本周减半之后,回报将降到6.25个新比特币。

  此次“减半”是比特币11年历史中的第三次,早已备受期待。前两次减半都曾引发比特币市值大幅飙升,但一些分析师称,这一次受疫情影响,震荡在所难免,但方向难料。

  “从有效市场角度而言,任何对减半的基本反应到这时都应该在价格中有很大程度的反映了。”GAIN Capital市场研究全球主管威勒表示。今年比特币价格一度涨幅超过20%,但在“减半”生效前夕遭遇约10%的暴跌。

  今年初的上涨行情反映了机构投资人对全球通胀预期的担忧。Tudor投资公司创办人兼执行官琼斯说,各国大规模推出财政与货币宽松措施,可能推升通胀,他买进比特币以应对通胀升高风险。

减半为什么会‘四年一次’?

  严格来讲,比特币网络是没有和现实世界一样的时间概念的,虽然每个区块信息里面包含有一个叫做时间戳(timestamp)的东西,但是这个时间戳是用来干其它事情的,比如防止双花、篡改等等。所以中本聪在一开始就用块高(每一个区块的顺序编号)来表达这种链式结构的先后顺序,并且在代码里面规定了每 210000 个区块就会奖励减半,初始区块奖励为 50 个 BTC,通过高中数学的等比数列可以很容易算出来比特币网络在经过 33 次减半后,区块奖励会低于比特币的最小单位——聪,而且可以算出来总量大致是 2100 万个。

  这就是我们熟知的 2100 万个比特币的数学由来。

  但是细心的你会发现根据上面的信息是算不出每次减半的时间的,因为还缺少一个重要的条件——每个区块的出块时间。目前比特币网络的出块时间大致为 10 分钟一个,但是我们知道全网算力是有波动的,比如这次减半时的算力就是上次减半的 80 倍!算力越大,意味着能更快算出哈希值,更快出块。这样整个网络会随着算力波动处于某种不稳定的状态,于是,中本聪引入了难度(difficulty)的概念,当算力增加,出块时间减少,就提高难度值,降低出块的时间。这样一来就能大致控制出块时间为 10 分钟。

  但是如果难度值实时调整,也会增加某种不稳定的因素,于是规定每 2016 个区块(大概两周)根据算力调整一次难度。由于全网的算力大部分时间是在增加的,故实际的平均出块时间是低于 10 分钟的,所以 210000 个区块出块总时间会低于四年,这就是为什么减半会‘大致’四年一次!所以预测准确的减半时间几乎是不可能的,你可以感受一下最近几次减半:

  创世区块:2009 年 1 月 3 日

  第一次减半:2012 年 11 月 28 日

  第二次减半:2016 年 7 月 9 日

  第三次减半:2020 年 5 月 12 日

  减半和价格的关系

  人们总是习惯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事情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和你说比特币未来会涨到 100 万美金一个,你会怎么想?

  以史为鉴——前两次减半经历了什么?

  说到减半,我们几乎绕不开的就是历史上已经发生过的两次减半,分别在四年前和八年前,通过过往的已经发生过的来认识或者推测即将发生的第三次减半的种种这是符合我们的认知习惯的。所以我也找来了上面这张大家可能比较熟悉的图。其实上面这张图做过一个数学上的处理,就是纵坐标用了价格的对数,严格来说是 lg10, lg100, lg1000,这样就能在纵坐标上等比例地显示跨度更大的价格,也能让较低价格的曲线看得更明显,否则你看到的可能 2016 年以前都是一根‘地平线’。

  从上面这张图可以明显看出:

  每次减半前都会有一段上涨的时期,涨幅在 1.5~4.5 倍不等

  减半后都会伴随一波更大的涨幅,可以称之为牛市,持续时间基本在 1 年以上,前两次分别为 92 倍、29 倍

  时间越往后减半前后两个阶段的涨幅均会越小

  其实还有个小细节,减半后会有一个下跌的过程,因为时间不长,可能要仔细看才能看出来,幅度也在 20% 左右,据说有些人就栽在了这 20% 上。

  但是,仅仅知道历史是远远不够的,人们总会想办法根据历史去探究未来,所以这个时候你一定会听到微博、推特上各路大神关于比特币未来价格的‘预测’,或短期或长期,有听起来‘合理’的、也有不着边际的。随便举几个例子感受一下:

  “比特币的价格为正就是高估了的” ——某黄金支持者说

  “比特币会在 2021 年某个时候达到 5 万美金一个” ——某大型调研分析公司说

  “比特币未来不到 100 万美金一个直播 xxx” ——某圈内人士说

  当然,有不少人也尝试用历史数据建模的方式‘科学’地预测比特币的价格走势,这其中有一个在推特上讨论的比较火的模型——S2F (stock-to-flow) 模型,翻译过来就是存量 - 产量模型,就是用某个事物累计的流通量除以每年的新增流通量,表示的是新增量达到当前累积量所需要的年份。这是一个在比特币出来之前就已经存在的衍生指标,一般来说,值越大,表示这样东西越稀缺。比如黄金的 S2F 大概 60,比特币目前大概 20 多,也就意味着减半后比特币的 S2F 就比较接近黄金。

  模型的发现者把‘S2F-时间’的回归函数找到后把它拟合到上面那张‘比特币价格-时间’的图上,居然发现二者趋势惊人的一致,就是这么神奇,当然这哥们肯定也尝试了很多其它指标和拟合方式,不会是我们现在说的这么容易。有了这个你就可以根据已知的 S2F 去推测未来比特币的价格走势,基本上就是下面这张图:

  根据这个关系,模型发现者预测比特币在此次减半后的高点会达到 5.5 万美金一个!

  当然上面这些只是单纯的根据比特币的历史数据或者流通量 / 产量得出的一些结论,忽略了这个市场的实际情况,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不认同这些模型。

  减半影响了什么?

  增发量 & 抛压量

  客观来讲,比特币在一定时间范围内是增发的,只是增发的量最终会趋于 0,减半就意味着接下去四年每年的增发量减半,也就意味着矿工能抛向市场的比特币数量会减少,当然这又能影响价格多少呢?现在接近 90% 的产量均已经挖出,所以这点抛压的减少只能算一个利好,但完全不足以支撑所谓的牛市,所谓牛市是由减半带来的观点只是一部分人一厢情愿罢了。

  全网算力

  减半直接等于矿工的收益减半,在比特币价格不变的情况下,势必一些能效比低下的矿机会退出市场,但这只会短暂的造成全网算力的下降,即使后续比特币价格不涨全网的算力也不一定会比减半低,因为只需要更少的新机器就能把老机器的算力补上,一个客观事实就是 2019 年上半年的价格和现在差不多,但是那时的全网算力只有现在的 1/3!

  但是全网的算力下降会造成下次难度调整到来之前的出块时间变长,这也是短期的一个不确定性因素,不排除会影响比特币价格!

  这次减半和前两次有什么不同?

  历史不会简单的重复,但是会惊人的相似?

  矿工群体

  比特币减半的历史也可以说是一部矿工的变迁史,并且首当其冲的也是挖矿行业。你们听到和矿难有关的事情除了和币价暴跌有关,剩下的基本都是因为减半。第一次减半虽然是显卡和 FPGA 矿机见证历史,但是却催生了世界第一台专业 ASCII 矿机——阿瓦隆,从此挖矿开始从家庭作坊式向规模化发展,并且全网算力开始迈向新的高度。

  第二次减半是各类专业 ASCII 矿机真正较量的一次,这次虽然没有诞生其它新鲜的生产力工具,但是生产关系却发生了深刻变革,为了应对减半带来的收益下降,矿工们开始将矿机从城市周边的工厂迁移到远离城市的西南水电站。但是不管怎么变迁,前两次减半,来自中国的矿工牢牢掌控全网超过 90% 的算力。

  对于第三次减半,全网算力也来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分别是前两次的 80 倍和 3200 倍。虽然中国依然占据全网 65% 的算力,但是这个赛道不只有中国一个选手。北美发展势头迅猛,也瓜分 15% 的份额,中亚、俄罗斯、西欧遍地开花,并且其中还不乏以挖矿为生的专业公司,甚至有些国家直接加入这一市场。市场的专业化、规模化、分化程度以及抗风险能力都是前两次减半所无法比拟的。

  交易主体

  和上游的矿机厂商、矿工的发展史一样,参与这个市场的最重要的力量也经历了对应的变迁。在第一次减半时,还没有现在所谓的‘三大交易所’,一批早期的布道者在各个地方进行着或线上或线下的买卖,看起来比较纯粹;第二次减半时,为交易而生的基础设施基本成型,但是交易的主体依然是普通用户,大家也只是进行简单的现货交易,虽然这个时候也有交易所开了期货。

  如今第三次减半,市场充斥着各式各样的产品,主流金融市场有的或者没有的,我们都有。交易的对象也多元起来,普通用户、量化机器人、专业的交易员、基金等,甚至还有专业机构入场,比如著名的灰度,这也让市场的涨跌变得更复杂。

  比特币属性

  如果你看过或者听过比特币的白皮书,那你应该对那句‘Bitcoin, a peer-to-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有印象,这也是中本聪最初对比特币的定义——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既然是电子现金,那肯定是用来支付的,所以在第一次减半前,比特币可能是最接近‘支付’这一属性的,所以才有那个一个 1 万个比特币买一个披萨的故事;到第二次减半时,随着交易的盛行,人们开始通过买卖比特币赚取差价,似乎它更像一个可以交易的‘虚拟商品’,甚至把它类比成现实世界的黄金,因为它的总量有限;而进入到第三次减半,恰逢遇上难得一见的金融风暴,人们又突然发现,比特币似乎不是避险资产,反而更像是风险资产。所以类比黄金的声音在减弱,似乎人们更愿意把它当成‘虚拟资产’。

  可以看出不同阶段比特币的属性是有变化的,什么样的属性就代表了什么样的故事,也代表它的用途以及能达到的价值的天花板。

  外部形势

  其实纵观三次减半所带来的的十余年历史,我们发现比特币似乎和某些局势的动荡相关性最大,比如冲突、战争、政权的不稳定等,这可能恰好说明比特币最原始的功能——价值转移。当然任何一种促成比特币价格的上涨的原因里面我都不希望是上面这些。

影响价格的因素

  在一个买卖交易市场,需求才是根本,买的需求大于卖的需求,价格自然上涨。,纵观比特币前两个周期,无一不是因为需求的巨大推动导致用户量的指数级增长,从‘最原始’带有争议地带的需求开始萌芽,到完成第一批信仰者的组建;从行业的基础设施成形,到 IXO 将用户和市场规模推到历史顶点。所以,减半看起来很美好,但支撑起一个市场繁荣的跃升需要实实在在的用户需求得到满足!光靠‘信仰’是不够的,未来,我们需要多一点实用主义,少一点浪漫主义!

  在这次由一个病毒引发的全球金融市场巨震当中,我们虽然没有看到比特币的避险属性发挥疗效,但是我们看到了它和全球主流金融市场前所未有的联动,这或许说明我们这个市场的用户和传统市场的用户重合度越来越高,二者的边界在模糊,或许到下一次减半的时候,‘比特币减半’不只是一个行业在聊的事!


文章分类: 国际财经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