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币评】法定数字货币呼之欲出?大陆币圈何去何从!

 二维码 12175

8月10日,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在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上表示,央行数字货币即将推出,将采用双层运营体系。

从Facebook推出Libra项目后,币圈就掀起一阵“狂欢热潮”,引起全球央行对于数字货币研发的高度关注。早前我国央行便有消息称,要“加快我国法定数字货币研发,跟踪研究国内外虚拟货币发展趋势,继续加强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

穆长春在论坛上表示,“从2014年开始,央行数字货币(DC/EP)的研究已进行五年,现在呼之欲出。”同时他还称,“现阶段的央行数字货币设计注重M0(纸钞和硬币)替代,而不是M1,M2的替代。因为现有的M0容易匿名伪造,存在用于洗钱、恐怖融资等风险。另外电子支付工具,如银行卡和互联网支付,基于现有银行账户紧耦合的模式,公众对匿名支付的需求又不能完全满足,所以电子支付工具无法完全替代M0。央行数字货币的设计保持了现钞的属性和主要特征,也满足了便携和匿名的需求,是替代现钞的较好工具。”

“央行数字货币的研究已经进行了五年,现在可以说是呼之欲出了”,在10日举办的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对央行数字货币研究的介绍引起广泛关注。在脸书推出数字货币的计划遭遇包括美国在内的多国政府干预而暂缓执行之际,中国未来如何看待与管理数字货币成为业界的焦点。

据穆长春介绍,央行数字货币采取的是双层运营体系,暨人民银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者是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穆长春表示,为了保证央行数字货币不超发,商业机构向央行全额、100%缴纳准备金,央行的数字货币由中央银行信用担保,具有无限法偿性。不会改变现有货币投放体系和二元账户结构,不会对商业银行存款货币形成竞争。

本月初,中国人民银行在今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中将加快推进法定数字货币研发步伐、跟踪研究国内外虚拟货币发展趋势作为下半年八项重点工作之一。美国福布斯网站评论指出,中国对比特币等加密数字货币的态度或许正在出现变化,业界对此表示欢迎。

在论坛上,对于脸书推出的数字货币计划Libra,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总会计师孙天琦分析称,Libra可能会挑战中国现行外汇管理的政策框架,非法跨境资本流动可能增加。同时,Libra可能会强化美元统治,挤压人民币国际化空间,可能会扩展美国“长臂管辖”的范围。此外,数字货币可能会在跨境业务中具有现实生存空间。孙天琦建议,应将Libra视作外币纳入中国外汇管理整体框架,在中国境内必须以人民币计价结算,跨境金融服务必须持牌经营。还要进一步推进金融业改革开放,增强中国金融业的综合实力。

货币体系的两条路线:基于账户Vs不基于账户

  在多篇文章和演讲中,周小川和姚前都提到,目前传统银行体系和比特币等加密币存在一个重大差别:基于账户和不基于账户。

  简单描述一下,在现有银行体系下,你的资金和你的身份可以一一对应。而比特币则不同,一个比特币钱包的关键是私钥(一串很难记忆的文字),在本地生成,可以从中导出多个公钥或者说地址。只要掌握了私钥,这个钱包里的比特币就可以给其他地址发送出去。所以,不管是你把私钥告诉亲戚朋友,还是私钥被黑客窃取,他们都可以使用此钱包的资金。而在传统银行的账户体系下,你即便丢了银行卡或密码,仍然可以去银行凭身份证挂失,找回自己的资金。

  从信息披露角度考虑,比特币有点类似现钞或黄金。如果你有一笔巨款,若以钞票或比特币形式存在一个隐秘地方,那只有你自己一个人知道。而如果这笔巨款存在银行,那至少这家开户行是知道这一信息的。

  这就是加密货币体系和商业银行账户体系的首要不同。当然,这种差异也和总账本是否去中介有关。在传统银行的账户系统下,账户A到账户B之间的转账,显然是通过第三方(商业银行或者央行)进行,或者说需要一个中心化的账本来处理。而比特币的思路,则完全是点对点的支付、分布式的总账本。中本聪2008年石破天惊的论文的标题就描述了这一目标和理想:《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

  在比特币、以太坊等加密货币创新层出不穷的背景下,央行、或者像Facebook这样的大公司,如果要发行数字货币,该选择哪条路呢?

  姚前提到,2018年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BIS)的一篇报告给央行数字货币做了定义,其提出的分类基础就是:基于账户或基于Token(业界翻译成通证或代币)。该报告将目前存在的各类支付工具进行汇总,然后判定哪些不是央行数字货币。这四个判断条件是:是不是可以广泛获得;是不是数字形式;是不是中央银行发行的;是不是类似于 BTC 这种技术产生的代币。

  报告总结说,一种可能的央行数字货币是,中央银行的账户向社会公众开放,允许社会公众像商业银行一样在中央银行开户,相当于中央银行开发了一个超级支付宝,面向所有的 C 端客户服务。BIS 认为,这样形成的央行货币是央行数字货币,将其称为基于账户(Account)的央行数字货币(Central Bank Digital Account,CBDA)。

  另一种可能的央行数字货币,是中央银行以 BTC 这种技术发行的代币,可称为基于代币(Token)的央行数字货币(Central Bank Cryptocurrency,CBCC),这类货币既可以面向批发,也可以面向零售。

  央行数字货币的设计草图

  如果说BIS提出了央行数字货币的两个方案,那么中国的央行则试图走一条两者兼顾的道路。周小川曾说:“数字货币的技术路线可分为基于账户和不基于账户两种,也可分层并用而设法共存。”

  姚前在一篇论文中对此解释道,分层并用的思想要比直接在央行开户的方式考虑得更深。他建议,可考虑在商业银行传统账户体系上,引入数字货币钱包属性,实现一个账户下既可以管理现有电子货币,也可以管理数字货币。这样可以缓冲单独设立数字货币体系给现有银行体系带来的冲击,也可最大限度地保护商业银行现有的系统投资。

  这样做的话,数字货币属于M0范畴,是发钞行的负债,在账户行的资产负债表之外。由于账户行依然还在实质性管理客户与账户,不会导致商业银行被通道化或者边缘化。不同于以往的圈存现金,数字货币不完全依赖银行账户,可以通过发钞行直接确权,利用客户端的数字货币钱包实现点对点的现金交易。而且,发钞行可以是央行,也可以是央行授权的发钞机构。具体选择哪种发行方式得根据实际情况来定。

  而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则在近日举行的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表示,央行数字货币即将推出,将采用双层运营体系。单层运营体系,是人民银行直接对公众发行数字货币。而人民银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者是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这就属于双层运营体系。

  按本文作者的理解,姚前所提到的分层并用和穆长春说的双层运营应该是一回事,但这种架构总让人有叠床架屋之感。这一思路或许能保护商业银行,也便于央行监管或中央财政拨款等,但对普通用户,是一种毫无必要的累赘。第三方支付(尤其是微信支付和支付宝)在中国已经相当普及,对普通用户而言,在商业银行里再开设一个可点对点支付的数字货币,又有什么必要呢? 难道央行数字货币只是为了消灭现金吗,那真是杀鸡用牛刀了。

  当然,或许姚前和央行数字货币的成熟方案有其他未曾言明的考虑。

  区块链在TPS、费用成本方面并不占优势

  周小川在5月8日在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的专题讲座中提到人民银行推动的DC/EP(数字货币/电子支付)的几条设计思路。第一条就指出,在DC/EP的设计上,不应预先选定某个技术,而是要依靠分布式研发,市场竞争,尊重市场的选择。既包括以账户为基础的电子支付渠道上的改进、扫码支付之类的移动支付,也包括区块链和分布式账本(DLT)类加密数字货币系统。

  的确,不论在加密业界还是金融科技界看来,区块链和分布式账本(DLT)的技术性能优势并不明显。

  TPS(TPS,Transactions Per Second,即每秒交易数)是区块链的一个热门词汇,专业解释为“系统每秒钟能够处理的业务数量”。大概来说,比特币的TPS能力大约是7笔/秒,太坊的TPS能力是7-15笔/秒。显然,支付宝的吞吐量是秒杀它们的。比如双十一抢购,支付宝全天完成14.8亿笔交易,峰值达到18万/秒。

  周小川在近期的两次讲座中对TPS做了点评:“区块链没有按照想象的发展速度使TPS达到足够大,远不能支撑零售交易的支付系统,但可以做一些小规模金融市场交易或其他应用方面的试点。所以,人民银行目前正在推进的区块链在两个低TPS交易市场的应用:一个是票据交易系统,其交易量相对比较小,现有区块链技术足以处理,同时也没有太多集中监管的需要;另一个是贸易融资交易系统。”

  在他看来,Libra自称其系统的速度是1000TPS,这样的TPS还要增长两个数量级后才能满足零售交易的需要。与股票交易、债券交易、老百姓零售交易的交易笔数相比,区块链现在量级还不够,有待提高,未来其TPS到底能提高到什么程度?提高后资源占用如何?这些都还有待观察。如果Libra初期瞄准跨境劳工汇款,其TPS要求较低,或许是有些道理的。

  说到跨境汇款,周小川也对Libra号称的跨境汇款低费率和银行支付系统的技术成本做了比较。

  他说,传统银行汇款的技术成本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高。Libra提出,当前一些跨境汇款的成本可能在5%左右。但周小川认为,这并非是现行银行支付系统的技术成本。银行支付系统技术上成本已经相当低。成本高的主要问题是,有些跨境汇款在行政上有障碍或不鼓励,比如汇出国可能对移民工的管理而增加检查和行政障碍;又如接受国存在外汇管制,不一定允许居民开外汇账户,也可能是强制结汇但提供变相补偿(如中国过去的侨汇券),必然增加管理措施;再有是双方代理行关系是否顺畅,是否能向基层提供服务。这方面的缺陷均会反映到跨境汇款的费用率上。还有一个障碍是汇率,小国货币的汇率不稳定,那么应对汇率风险的办法就是收多点费用。既然有需求又有障碍,银行也要借机多赚一点。

  周小川举例说,香港最近开通了与菲律宾的快捷汇款,并未使用区块链和DLT技术,收费也很低。这是香港对大量菲佣提供的一种便利。

  所以,在他看来,现有跨境汇款之所以收费高,并不是以账户为基础的支付系统技术成本高,而是有其它监管和行政上的因素。言下之意则是,如果Libra等加密币的转账费用真的很低,那也是因为绕开了某些监管和行政障碍。

文章分类: 国际财经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