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汇评】倒“V”反转!北美自贸谈判一波多折,美元兑加元巨震150点不停歇

 二维码 34

6月5日,美国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正在认真考虑与加拿大和墨西哥进行单独的贸易谈判,但他不打算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


特朗普想和加拿大和墨西哥单独进行谈判


库德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现在的首选是与墨西哥和加拿大单独谈判。现在也只是选择这三个国家进行谈判,因为通常如果不得不与很多国家妥协时,就会遇到最糟糕的情况。

库德洛的言论表明,特朗普上周五提出的立场是认真的。当时,他提出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伙伴国达成双边协议的想法。6月5日,加拿大和墨西哥重申了他们的承诺,即保持1994年的贸易协定为三方协议。

库德洛在6月5日表示,尽管特朗普改变了策略,但他并不打算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自去年8月份开始谈判以来,特朗普曾多次威胁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

库德洛表示,总统不会离开《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只是想尝试一种不同的方式。他认为特朗普会尽快开始实行这种做法。

6月5日,墨西哥比索一度跌至一年多来的最低水平,因投资者担心与美国的贸易协定今年不会获得立法批准。

谈判代表们已经就更新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30章中的9章达成协议,美国一直在推动在本届国会通过一项协议,这需要现在就达成新协议。

然而,德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科宁(John Cornyn)表示,国会批准新贸易协定的最后期限可能已经到了。这表明直到2019年才会有新版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随后,共和党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科克(Corker)表示,共和党和民主党参议员都在寻求提交一项法案,迫使特朗普获得国会的批准,以国家安全为由向其他国家加征关税。

特朗普双边会谈想法遭加拿大和墨西哥拒绝


特朗普单独谈判的想法遭到了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反对。共和党参议员哈奇(Orrin Hatch)也发表推文,暗示其更加倾向于举行三方会谈。加拿大贸易部长商鹏飞(Francois-Philippe Champagne)和墨西哥经济部长瓜哈尔多(Ildefonso Guajardo)分别发表讲话,回避任何双边协议的想法。

《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谈判推迟到明年可能会改变谈判的动力。在11月的中期选举中,民主党可能从共和党手中夺走一个或两个议院,并否决一项新的贸易协定,而墨西哥将在7月选举新总统。目前的领先者奥夫拉多尔(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有时会采取强硬的反特朗普论调,一直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发表直言不讳的言论。奥夫拉多尔倾向于三个国家共同更新协定。他的经济顾问埃斯奎威尔(Gerardo Esquivel)在6月5日表示,墨西哥想要一个更好的、更新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

三个国家中的任何一个国家都可以提前六个月宣布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但没有哪个国家发出过这样的警告,只有特朗普曾威胁要这么做。如果他真的退出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加拿大可以依靠一个既存的双边协议,但可能也需要更新该协议。

一名加拿大政府官员在6月5日表示,更新协议的三方谈判仍在继续进行。这位官员称,由于多数会议通常是在两国之间进行的,有关修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是双边协议。他淡化了当前谈判形式出现的任何重大转变。这位官员还指出,特朗普总统经常提到签订双边协议的可能性,因此他6月5日提出该建议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美国财长请求特朗普给予加拿大钢铁和铝的关税豁免


库德洛爆出特朗普想与加拿大和墨西哥举行双边会谈后,又有消息称,在6月5日举行的白宫贸易会议上,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敦促美国总统特朗普免除对加拿大钢铁和铝的高额关税。这一消息冲击着金融市场。

姆努钦参加加拿大召开的G7峰会后表示,美国对加拿大的钢铁贸易顺差为20亿美元,服务业贸易顺差为近260亿美元。因此,他认为美国应该考虑对加拿大给予豁免。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顾问都同意姆努钦的观点。有报道指出,G7集团在重大经济问题的意识形态方面存在分歧,会议没有达成任何明确的解决方案。

在回答总统对姆努钦的这一请求时,一名高级政府官员表示,特朗普正在考虑如何对待加拿大。

美元兑加元先涨后跌


因库德洛表示,特朗普正在认真考虑与加拿大和墨西哥进行单独的贸易谈判,但加拿大表示反对,并坚持继续就《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进行三方会谈。随后,美国财长姆努钦要求特朗普总统免除加拿大的钢铁和铝关税。以上消息不断冲击金融市场,美元兑加元出现先涨后跌走势。

受库德洛的消息影响,美元兑加元在昨天美洲时段一度升至1.3067,创下3月21日以来的最高水平,但随后一度下滑100个基点,跌至1.3000以下。在今天亚洲时段,受姆努钦的消息影响,美元兑加元快速下跌,加之隔夜走势,使得美元兑加元抹去了昨天早些时候的大部分涨幅。

技术分析角度看,1.3000左右的区域是美元兑加元继1.3045(5月29日高点)和1.3065(6月5日高点)后距离现价最近的阻力区域。下行方面,需要关注1.2945的支撑力度,如果有效跌破,则下一步将测试1.2915(6月5日低点)和1.2895(6月4日低点)。

下图是美元兑加元15分钟走势图


北京时间周三(6月6日)9:30,继昨日的澳洲联储6月利率决议后,当地官方统计局公布了一季度GDP季率、年率数据均好于预期,经济增速分别创下近1年半以来新高。


数据公布后,澳元美元短线飙升逾30点,刷新4月23日以来新高,现日内涨幅达1.23%。尽管澳大利亚经济状况回暖,但并不会改变澳洲联储2019年年中首次加息的态度,因通胀和高负债等问题仍存。同时,全球贸易摩擦升温亦使其对待货币政策态度谨慎。

 (澳元兑美元5分钟k线图)

具体数据显示,澳大利亚一季度GDP季率录得1%,创2016年第四季度以来新高,在消除了一季度季节性因素影后,经济增速远高于前值0.4%也好于预期值0.9%。一季度GDP年率也录得3.1%,这是自2016年第二季度以来首次重新回到3%水平之上,同样大幅好于前值2.4%高于预期值2.8%,这也符合澳洲联储6月决议声明中提到的,预计经济增速均值将会在2018年和2019年升上3%。

 (澳大利亚GDP季率折线图)

 (澳大利亚GDP年率折线图)

澳大利亚经济扩张速度超过预期的主要是因为,本国依赖的出口贸易业务因货币贬值及发展中国家需求旺盛等原因出现反弹。同时,当地居民消耗家庭储备增加家庭支出也给经济作出了贡献。具体出口增长2.4%,增加GDP增长0.5个百分点;家庭支出增长0.3%,增加0.2点。

澳大利亚的出口规模自2017年下半年中断恢复后就逐步提升,而此前大规模招聘的人才恰巧补充了劳动短缺的状况,保证供需关系的良性发展。随着西北地区的采矿大型项目上线,液化天然气铁矿石等资源出货量将进一步增加。

同时,一些新兴经济体对于基建类、消费类大宗商品原材料需求依然旺盛,采矿挖掘行业的经济景气带动了本轮经济的提升。

除了矿业投资的外部因素影响,澳大利亚长期低利率政策使得经济维稳。由于其连续维持21个月1.5%低位现金利率,企业的融资环境的到改善,非采矿业务商业投资增加迅猛,加之政府财政政策的扶持,公共基础设施的投资建设亦拉动经济。

另一方面,低利率环境下居民偿还房贷所付利息减少,这一定程度上缓解了高负债问题,使得居民有剩余资金去消费。

尽管澳大利亚经济明显好转,但工资增缓慢问题仍然存在而且就业情况可能存在一些问题。

根据5月17日公布4月劳动力市场数据显示,失业率再度上升至5.6%,而澳洲联储希望失业率降至5%以下,在没有达到这一目标前宽松的货币政策将不会发生改变。

另一方面,通胀也没有回升到2%至3%的目标区间,澳洲联储认为经济的增长会带动通胀的回升,但目前来看仍需要更多时间、数据来观察这一情况。

全球贸易局势牵动澳大利亚出口贸易


由于澳大利亚是一个严重依赖出口的国家,其本国的内需消耗不足以支撑经济发展。所以它虽然不在贸易摩擦的风暴眼之中,但却要承受因各国建立关税壁垒带来的出口贸易难题。

近阶段除了美国与欧盟关税问题的持续发酵,连其同盟国墨西哥也做出反击对钢铁和一些农产品征收关税。美国甚至在考虑取消北美自贸谈判改为和加拿大、墨西哥两个邻国的双边贸易谈判。美国的横行霸世遭致了G7国家的一致批评,尽管特朗普辩称交易需要公平合理,而不能单一征收某个国家的关税,但显然并不能让人信服。

考虑到6月8日和10日还有G7国家领导人峰会,届时矛盾可能激化。国际局势的动荡最终将反馈到澳大利亚贸易经济中,具体影响未知,但从高位下降的或不可避免。

但好在澳大利亚开始学医加拿大在做经济转型。举例,众所周知,澳大利亚是发达国家中最依赖中国的经济体。中国的基建离不开钢铁,这给澳大利亚铁矿石的出口提供了保证。

但澳大利亚已经把目标瞄准服务业、旅游业市场,中国经济蓬勃发展已经进入第二阶段,中产阶级正在推动旅游业市场,同时也催生了教育行业的发展,这意味着未来澳大利亚的经济向正服务型、旅游业转行是大的方向。

根据数据显示,2017财年,澳大利亚教育相关产业经济达90亿澳元(约69亿美元),十年内增长260%。与此同时,去年近140万中国游客去澳大利亚旅游,多结构层次的经济发展有助于其经济的稳步提升。
文章分类: 国际财经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