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汇评】美元指数高举屠刀之下,土耳其依靠黄金负隅顽抗

 二维码 24

土耳其的经济正被卷入因美元升值带来的通货膨胀危机之中。但好在当地银行业政策的改变使得其近年来累积了大量黄金储备,这是一把双刃剑。展望未来,土耳其高赤字、高通胀问题并不能因持有黄金而发生改变。


土耳其黄金储备逐年飙升


2011年年底,土耳其开始在中央银行的支付体系中加入黄金这一实物资产。鉴于土耳其里拉的波动性较大,而本国稳定汇率能力有限,当地政府允许商业银行使用黄金代替土耳其里拉来作为银行的存款准备金,有助于确保银行资本化。


在过去六年多的时间里,土耳其中央银行已经累积了400吨黄金。实物黄金的储备量甚至比英国还要多,而大规模的囤积黄金也使得当地银行规避了本币贬值的风险,即因热钱回流美元资产而给新兴市场带来的资金流动性危机。

根据纽约金融咨询公司CPM Group的数据,英国央行拥有1000万盎司黄金折算下来约311吨黄金,远低于目前土耳其央行存有的超过1800万盎司的黄金。而在2011年之前,这一数据还不到400万盎司。

当地银行业政策改变掀起黄金热


土耳其对黄金如此狂热的根本原因是早在10年前当地政府制定的银行业规则发生改变。

最大的改变就是允许银行将黄金当做虚拟的金融资产来使用,政策变化的结果是土耳其央行的黄金储备大幅增加。另外,当时的规则还帮助解决了私人持有大量黄金这一问题。

在美元升值危机爆发前,当地国家的黄金储备已经在加快增长,此次因美债收益率回升而导致当地人民继续购买黄金对冲风险只是加重了这一趋势。

对此,CPM创始人杰夫克里斯蒂评论,土耳其加大对黄金的购买力度是理所当然的,对他们而言,在具备政府法令背书的前提下,当风险来临时黄金显然比本国货币更为可靠。

巴黎国际管理学院全球经济学教授Ivo Pezzuto 也对这一创举表示认可,并称政府能够掌控黄金的数量来起到间接调整货币政策的作用,同时亦可以帮助稳定银行资本和当地经济。

巨大的黄金储备是一把双刃剑


黄金增加的来源几乎都是中央银行的金属商业银行存款,而不是当地政府购买来当作国家的外汇、黄金储备。

黄金对于土耳其本国的意义并不是单纯的躺在保险柜中保值财富,而是为银行提供更多土耳其里拉贷款做出担保。在高通胀盛行的时期,对于本国的经济意义目的远大于其本身资产的升值保值。

美元兑土耳其里拉已经从年初的3.7上升至今4.7,当地货币累计年内贬值逾25%,随之而来的恶性通货膨胀风险升高。据悉,今年以来通货膨胀年率已经上升40%,但好在以土耳其里拉计算的黄金价值也会增长,毕竟从年初至今美元和黄金的表现相对静态。而随着通货膨胀的上涨,商业银行的黄金存款的价值也越来越高。

通货膨胀率的不断上升最终表现为当地货币的购买力逐渐萎缩,但黄金的价值却没有受此影响。这对商业银行来说是一个天大的利好,银行管理者不必担心,因本币贬值而需要不断向央行补充增加存款以维持最低所需的存款准备金。

另一方面,由于黄金的价值兑土耳其里拉的不断向上调整,这意味着银行可以借贷初更多的资金来赚取息差,而不用考虑储备更多的现金等问题。换句话说,理论上变相的“金本位制”自动帮助稳定银行的财务状况。

但有一点需要警惕,政府对这些额外的黄金储备并不具备所有权。它们是商业银行的资产抑或是向金融机构存入金银的投资者的资产。

这就意味着私人投资者可以选择拿回他们存入的黄金。与从存款账户中取出现金的情况相同,如果每个人在同一时间大量取现,可能造成银行短期资金不足造成银行违约风险的提升。

如果美元兑土耳其里拉单边性暴涨的局势不能被遏制,那么土耳其人民很可能对本国货币失去信心并取出他们的黄金放在保险柜。届时,当地商业银行就需要立即向土耳其央行补充巨大数额土耳其里拉。

土耳其需采用利率走廊解决高通胀困境


土耳其的黄金储藏可能一定程度上抵御外部风险,但其长期的高赤字、高通胀等经济问题仍难以解决。


据去年9月中东国家情况报告显示,土耳其的信贷问题十分严重,这主要是由于经济增长过快而引发的高通胀问题。

尽管4月份土耳其官方宣布的通货膨胀率年率为10.85%,但这似乎是相对经济的衡量标准,并不能反映现实情况。

根据霍普金斯大学应用经济学教授史蒂夫汉克的估计,实际的通货膨胀的可能性是40%。他使用经济学家称之为购买力平价的标准来计算,该指标包含土耳其境内商品和服务的实际成本。

土耳其里拉的暴跌与投资者竞相退出对其国家的投资都使得土耳其经济堪忧,出于对风险不确定性的规避,他们已经出售了以土耳其里拉为计价单位的投资,并转向美元资产和其他没有受到高通胀影响的主要货币。

另外,此前虽然土耳其政府一天间上调300点基准利率,但货币政策的收紧意味着实体经济的放缓,这一现象显然不能长久。

因此土耳其政府势必要解决这一问题,目前最可靠的方案是使用广泛的利率通道和多种利率,这使得政策制定者的操作更加灵活,能够调整每日向商业银行提供的现金成本。


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对欧洲钢铁和铝征收关税后,欧洲官员们迅速宣布,计划采取报复性措施予以反击,同时誓言将发起法律挑战。但是,分析认为,内部矛盾不断的欧洲可能最终做出妥协。


欧洲威胁对美国展开报复


上周四有消息称,欧洲将无法幸免于美国的金属关税,欧洲领导人迅速宣布,他们将兑现报复威胁。据称,欧洲准备向美国实施报复性关税措施,这是为了施加政治压力。这些美国产品包括在肯塔基州生产的波旁威士忌,以及威斯康辛州哈雷戴维森生产的摩托车。

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在布鲁塞尔发表讲话时表示:“这对全球贸易来说是糟糕的一天。我们将立即与WTO提起和解纠纷,并将在未来数小时内宣布反平衡措施。”但是,不确定容克是否能继续维持这一立场。

特朗普政府似乎正在推行持续的关税威胁,以制造企业的不确定性,迫使贸易伙伴同意美国的要求。这种方法已经产生了一些结果,美国给予韩国钢铁关税豁免,以换取韩国向美国汽车开放市场。

特朗普政府曾希望将此作为一个模板,从欧盟那里获得类似的让步。美国表示,只要欧盟在限制钢铁出口的同时,降低对美国汽车的关税,就可以获得美国关税豁免。

但是,欧洲领导人对此采取回避态度,对他们所认为的长期盟友的态度感到愤怒。如果达不成此类协议,加上美国恢复对与伊朗交易公司的制裁,预计这将使欧洲公司损失数十亿美元的销售额。

欧洲内部矛盾不断,如何应对美国尚未达成统一意见


虽然欧洲决定团结一致对抗美国,但是其内部分歧依然存在,内在矛盾也在不断涌现。英国正准备离开欧盟,潜在的、不稳定的民粹主义政府刚刚在意大利掌权,西班牙也出人意料地更换了首相,而匈牙利和波兰则在用民主所厌恶的政策考验欧盟的价值观。此外,随着德国工厂订单减少,欧洲经济增长似乎正在放缓。此外,德国总理默克尔在经历了去年秋天选举后,为组建新政府进行了漫长努力,好不容易重新掌权。法国总统马克龙试图加强欧盟内部的团结,但这一努力遭到了挫败。

罗马路易斯大学金融学教授博里(Nicola Borri)表示,欧洲陷入了混乱,甚至很难理解谁在欧洲真正掌权。此外,在考虑如何应对特朗普的关税政策时,德国与欧盟其他国家之间似乎存在着严重的分歧。

英国剑桥大学国际贸易专家克劳利(Meredith Crowley)认为,对于如何与美国打交道,欧洲各国尚未达成统一的共识。德国从全球开放市场中获益,因此不想为自由贸易设置更多的壁垒。

据欧洲外交官员透露,德国经济事务部部长阿尔特梅尔(Peter Altmaier)上月敦促欧洲避免升级与美国的关税矛盾。他建议,欧洲应该接受对美国出口钢铁的配额,作为获得美国金属关税永久豁免付出的代价。知情人士称,特朗普政府威胁要对汽车进口征收关税,阿尔特梅尔对此尤为担忧。

欧盟委员会官员对德国的提议做出愤怒回应,呼吁采取强硬和明确的报复行动。他们坚称,与美国的冲突远远不是向美国出售汽车或钢铁数量的问题,双方的矛盾对基于规则制定的贸易体系构成了生死存亡的威胁。

实际上,这种观点在公开场合占据了上风。为了寻求关税豁免,欧盟准备同意某种协议。根据外交官员的说法,欧洲提出可能从美国购买大量液化天然气,同时加入特朗普政府的阵营,要求改变WTO争端解决机制的规则,而这是美国的长期目标。

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欧洲是否应该遵守WTO设定的界限。WTO通常充当全球贸易争端的仲裁方。

很多经济学家都同意欧洲的立场,认为特朗普政府将国家安全当做加征金属关税的必要条件,这违背了WTO的规则。但是,如果欧洲立即展开关税报复行动,这也违反了WTO的规则。

欧洲可能被迫妥协


许多贸易专家认为,欧洲将被迫放弃自己的立场,进一步向美国出口商品开放市场,以获得特朗普的关税豁免。

挪威投资银行DNB Markets的首席经济学家Kjersti Haugland表示,美国比欧洲更加强大,欧洲面临非常多的挑战。他并不认为欧洲有足够的力量来反对美国,欧洲也不愿意付出相应的代价。

欧洲对特朗普政府感到非常愤怒,不仅仅是因为关税问题,还因为美国决定撤销对伊朗无核化协议的支持。然而,考虑到欧洲在制定任何政策时所面临的困难,以及欧元区28个成员国之间相互竞争的经济利益,在与美国总统对峙之际,欧洲处于一种妥协的境地。

现在,美国的关税威胁成为了事实,很多人认为,欧洲最终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同意做出一些让步,因为他们知道特朗普为贸易战做好了准备。

DNB市场经济学家Haugland表示,美国现在正在行使自己的权力。到了紧要关头,欧洲肯定不想打贸易战。


文章分类: 国际财经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