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滚石资讯财经信息公布网站     www.gszxbb.com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币评】怎样才能防止比特币被黑客偷走?写入芯片植入体内!

 二维码 61

得来比特币不易,因此人们会不遗余力地保护他们自己所得的这一加密货币。尽管这一“妖币”的价格在2017年12月达到创纪录的19340美元后开始大幅下跌,但它现在的价格仍超过8000美元。可是根据一家名为Chainanalysis公司的研究显示,17%至23%的比特币在将来会永远消失。即便比特币在未来可能会消失,但是现在它还是深得大家的宠爱。


若不怕受皮肉之苦,就可大大地确保比特币的安全


如果已购比特币的投资者担心它会丢失,或者只是单纯的厌倦了携带钱包的话,那么荷兰的比特币爱好者或许可以为此支招。比特币ATM制造商General Bytes的市场经理Martijn Wismeijer给出的方法是,可以将芯片植入皮下来存储加密货币。

Wismeijer在2014年时将芯片植入皮下来存储加密货币,这种芯片比数字钱包更安全。Wismeijer称可以将加密货币的密码存储在芯片上,而不是把它随随便便的写在一张纸上。

事实上,Wismeijer希望自己在2010年购买比特币时就拥有这种芯片。他在接受记者的采访时表示:“我可以肯定地说,超过80%的比特币,都是由于遭到了黑客的攻击、盗窃、交易失败而丢失的。如果我能在2010年就拥有芯片的话,我现在可能已经是一个富人了。”

为了避免受到黑客的威胁,Wismeijer并不想透露自己究竟有多少加密货币。gszxbb报道,Wismeijer补充道:“我知道很多人都大量的存有比特币,但为了安全起见,他们没有大肆炫耀,而是低调行事。”Wismeijer的一些属下也效仿他,开始通过将芯片植入皮下来存储加密货币。


Wismeijer之所以想到通过将芯片植入皮下来存储加密货币的主意,是因为他在Dangerous Things公司工作的一位朋友送他植入芯片作为礼物。Wismeijer回忆道,他的这位朋友想让启动汽车、锁车门都通过植入芯片来完成。Wismeijer通过这件事从而激发了自己的灵感,认为用植入芯片来存储加密货币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因此,自称为“比特币先生”的Wismeijer付了75美元给一名肉体穿孔艺术家,在拇指和食指之间的空隙中植入了xNT近场通信微芯片(NFC)。Wismeijer称:“注射过程只需几秒钟。身体穿刺器在皮肤和肌肉组织间划破,创造出大约10毫米的空隙,随后将芯片注入其中。通过这样的方式,比特币将会被保护得很好。”至于疼痛,Wismeijer称这比进行静脉滴注的疼痛要小。他表示,最多只需两周的时间,人们就不会感到疼痛了。有的人三天就恢复了。

Wismeijer表示,这两款芯片的大小都与一粒大米的大小差不多,与装有NFC天线的小部件兼容,比如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和某些零售系统。即使有地方要采用全身扫描仪对人们进行检查,也很难会发现芯片的存在。这样的话,人们就不用在过海关的时候凭借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滔滔不绝的做解释了。

植入芯片编程过程冗长


尽管将芯片植入皮下来存储加密货币的方法听起来不错。但给芯片编程的过程是冗长的。用户必须在设备上设置一个密码,下载一个用于安卓系统的应用程序,插入他们的私人比特币密钥,这串秘钥由一长串字符组成,然后下载另一个应用程序来保护存储的密码和所有的信息。

这项技术本身并不新鲜。一开始的时候,兽医为动物注射微芯片,为的是将其作为追踪动物行踪的设备。随后,一家瑞典公司开始效仿,开始将微芯片植入员工体内。虽然类似的芯片已被发现具有生物安全性,甚至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已批准将其用于医疗用途,但其实,这样做也存在一些问题。据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称,经毒理学专家和兽医的研究发现,芯片植入物可能会使人致癌,而且在极少数的情况下,芯片可能会转移到身体的其它部位里。尽管如此,这些风险并没有阻止Wismeijer坚持自己的选择。


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出现任何健康问题或并发症,尽管他承认植入芯片并不适合所有人。出于这个原因,他创建了一个类似信用卡的比特币卡,这样客户就可以在自动取款机上存入或取出比特币,并在接受加密货币的地方购买比特币。

Wismeijer表示,他支持以植入芯片这样的方式来保护所得的比特币,因为它与比特币的ATM机兼容,而且他可通过向兼容的NFC扫描器直接挥舞手臂来支付产品费用。

每个芯片存储888个字节,这并不多,但是Wismeijer说他的团队正在创建一个有更多内存的芯片。芯片被存储在电容器中,电容器中有一根小天线,可将芯片与智能手机同步,并对植入物充电。Wismeijer的团队成员称:“这是一种低功率设备。兽医对我们的宠物已这样做了几十年了。”


比特币矿工的春天将要结束:用不了多久 挖矿可能无利可图



由于比特币诞生之日起设置了总供应量上限(2100万枚),随着时间推移,比特币产生数量越来越少,给“矿工”的奖励日渐稀薄。外加“开采”新区块对矿机算力的要求提高,设备采购与维护“矿场”运作的电费成本更贵,“总有一天无利可图”成为比特币矿工的隐忧。

彭博社援引硅谷风投资本家Bill Tai的观点称,这一天也许就要到来了。由于比特币行业日渐成熟,具有了机构可拓展性(institutional scalability),矿工行业的分化与整合大潮近在咫尺。如果比特币再度跌破8000美元并维持较长时间,矿工业可能迅速转向工业化。

随之带来的后果是:小型的个体矿工将无法盈利、最终退市,比特大陆和Bitfury等全球知名、具有一定规模的大型比特币矿业公司(可能是5-10个)会占据更多市场份额,也令这一数字货币龙头在生产、流通、交易、认证等各项核心环节,更易受到大型矿工的影响和控制。

华尔街见闻曾提到,“挖矿”就是利用芯片的计算能力(hashpower),在比特币全球网络的区块中不断进行“哈希碰撞”,只要比竞争对手更快求解,就能赢得在公开账簿上的记账权,获得系统奖励的比特币。这一不断重复的枯燥过程,被该行业形象地称作“挖矿”。

为机构投资者提供数字资产研究服务的Digital Asset Research高级分析师Lucas Nuzzi指出,算力集中到更少人手中时,会增加矿工联合起来发动“比特币51%攻击”的能力。他们将控制足够多的交易来改变区块链技术的发展方向,进而迎合少数矿工的需求和偏好,对系统安全构成隐患。

任何规模的比特币矿工都会出售数字货币来支付运营成本,但小型矿工更具有“输不起”的特征。Nuzzi认为,如果这些矿工为了维持运营不得不卖出更多的比特币,将继续压低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加密货币价格,形成恶性循环。与此同时,Bitfury等大型矿企凭借规模效应总能保持盈利。

彭博社文章指出,大型矿企与小型矿工最大的区别在于成本。小矿工需要从其他制造商处购买挖矿的硬件设备,大型矿工却能批量订购零部件,甚至是买入电力都有很大折扣。Bitfury透露,公司不仅有足够的现金支付押金、建立矿场,还有能力对接核电厂来降低电力成本。

就算小型矿工可以委托矿场安放矿机,或“抱团”取得一定的规模效应,能否获利仍取决于比特币的价格。位于美国弗吉尼亚州的初创公司Bcause为客户运营着1.1万台矿机组成的矿场,其创始人Tom Flack透露,只有当比特币价格在9000到1万美元区间时,客户的资本支出才有回报。

华尔街见闻曾提到,摩根士丹利股票分析师Nicholas Ashworth在1月研报中预计,比特币2018年的用电需求等于电动车产业在2025的需求总量。根据在美国和中国挖矿环境(电力成本、硬件开支等)不同,产生一枚比特币的成本在3000到7000美元不等。其中,中国场景接近区间下沿,美国场景接近区间上沿。也就是说,美国的小型矿工目前更觉体力难支。

据卢森堡交易平台Bitstamp报价,比特币价格日内涨3.4%或270美元,交投于8166美元左右。已非常接近上文提到的8000美元关口。在短短四个多月里,比特币价格已较去年12月的峰值至少砍半,也令Tai认为:比特币正站在拐点,从行业的角度看,今年与去年也将完全不同。


文章分类: 国际财经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