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分析】投资需理性!莫让这四种偏见心理使钱袋子缩水

 二维码 73

在投资时消除所有的偏见几乎是不可能的。在金融市场中,这句话就能得到很好的证实。行为金融学是经济学和心理学交叉的研究。它帮助我们认识到,当涉及到投资时,投资者们存在的偏见会导致他们做出不合逻辑和非理性的决定。

当涉及到钱的时候,人们并不总是能够做出理性的决定。相反,他们可能会做出不太理智的决定。为了保证人们在退休后有足够的资金颐养天年,投资者们在进行投资时,应避免产生这几种偏见心理,因为这常会导致投资者犯错,使自己的退休金白白打了水漂。


1、热手效应


一个人成功了一次,他就感觉自己会继续成功下去。例如,一项研究发现,赌徒们在赌赢后下注更多,因为他们相信他们赢的机会比以前更大。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金融市场上,因为投资者只根据最近的信息做出决定,而不是依据所有的现有数据做出决定,这通常会使得人们认为用当前趋势预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情况是最好的选择。

行为金融学的研究人员发现,尽管金融产品中通常包括免责声明,称过去的表现并不代表未来的情况,但散户们仍然认为,他们可以通过研究过去的表现来预测未来的情况。

2、后悔厌恶


一些投资者做决定时,可避免在发生不利后果时产生情绪上的痛苦。这种偏见是基于两种强烈的情感,恐惧和贪婪上发生的。后悔厌恶理论认为,后悔厌恶是指当人们做出错误的决策时,会对自己的行为感到痛苦,后悔。而且这个决策越是那种不平常或者非传统的决策的时候,人们的后悔感就越强。

例如,一位投资者曾在互联网泡沫或2008年金融危机中成为受害者,他在最糟糕的时候抛售自己拥有的股票,如果他后悔了,再考虑重新投资股市的话,就会感到非常后悔。就是这样的后悔之举令自己失去了赚钱的机会。后悔厌恶的心理虽然意味着人们能避免或推迟做出可能导致他们遭受损失的决定。问题是,当人们做出一些金融决策后,可能会感到后悔。但是倘若就因为这个原因而选择什么都不做的话,并不是明智的选择。

3、确认偏见。


对于投资,你是否有自己的想法,然后利用谷歌搜索引擎来搜集信息以证明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其实这就是“确认偏见”。人们寻找信息来证实自己现有的观点是正确的,并无视那些不支持自己观点的信息。在做投资决策时,人们倾向于收集已得到确认的信息,而不是评估所有可用的信息。

人们需要一个开放的头脑才能做出一个高质量的决策,对所有的信息都有所了解可以减少投资赔本的概率。如果人们能够消除确认偏见,那么投资者做出最佳投资决策的可能性就会更大。gszxbb报道,投资者需要有意识地防止这些确认偏见影响到自己的理财计划。不要让自己的情绪妨碍了明智的投资和自己在投资时该有的平静心态。

4、后见之明偏误。


“后见之明偏误”跟“马后炮”或“事后诸葛亮”意思差不多,不过它特指这样的念头,即“我早就知道这会发生”。事后诸葛亮其实会对自己的投资策略产生不利影响。这会对人们未来的决定产生负面影响,会导致过度自信的现象出现。投资者不该只用基本原理来批判性地评估投资机会。

倘若只靠侥幸进行投资的话,结果也会不甚理想的。投资者需要有意识地防止这些行为偏见侵入到自己的理财计划中。不要让自己的情绪扰乱了自己的投资思路。


盘踞全球金融业长达250年

手握欧洲金融命脉的神秘家族有何长寿秘诀?


罗斯柴尔德家族仅仅用了不足100年的时间,便控制了整个欧洲的金融命脉。在其鼎盛时期,势力范围遍布欧美,所控制的财富甚至占了当时世界总财富的一半,达到50万亿美元,相当于目前美国全年GDP的四倍。

世界主要经济体的国债由他们发行,每天黄金交易的开盘价由他们来确定,世界各国的股市都随着罗斯柴尔德资金的走向而波动。他们被称为当时欧洲凌驾于英国、法国、德国、俄国和奥地利之上的第六帝国,他们五箭齐发的族徽也成为了世界金融领域权力的象征。

那么,这些传说是真的吗?罗斯柴尔德家族第六代传人,洛希尔金融集团主席大卫·罗斯柴尔德男爵将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家族传奇。


多元化的投资

记者:我看到在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档案当中记录了这样的一些投资,南非的戴比尔斯公司,很多人知道这是一家钻石公司,他们拥有全球70%的钻石产量。还有巴西淡水河谷、力拓、必和必拓,这三家铁矿石集团可以说是让中国的钢铁企业又爱又恨的三家企业,因为他们的铁矿石产量也占据了全球70%的市场份额,这几家公司的背后其实都有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身影。

还有酒店业,比如说圣雅克大酒店,这是很多国家领导人去法国的时都想要住的一家酒店,也是你们的投资;还有顶级的酒庄,拉菲和木桐,也是你们家族投资的。当我们看到很多人是不断通过并购、重组,让自己在一个行业中越来越大的时候,你们却不断地分散到了不同的行业,这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大卫·罗斯柴尔德:我们是走上了多元化经营的道路,我想从某个意义上来说,我们是忠实于我们的家族渊源。我们有三个传统的投资领域,葡萄酒、艺术和银行,我们还投资于铁路,甚至包括在中国和印度的铁路。此外的话,我们也非常青睐那些自然资源,比如我们会投资一些矿产,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不投资新的领域了,只不过这些是我们家族一贯投资的传统领域。

记者:其实不仅仅是你刚才说到的多元化,很多人还注意到了你们投资方面的分散化。有人说,以前的罗斯柴尔德家族像是一个航空母舰,但是今天你们通过不同的投资方式,让大家觉得你们有点像潜在水下的潜水艇,有时候甚至在投资中都看不到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身影了,这是不是担心树大招风?

大卫·罗斯柴尔德:这样的印象不正确,我们并不是有意把自己藏起来,我们也不是刻意的神秘或者低调。其实我觉得老说你自己,没有什么意义,我觉得能够保持一定神秘感的话,会更长寿一些,因为那些经常被媒体曝光的人,会变得非常傲慢,而且人们要是在媒体上经常看见你,会觉得你很烦,我并不想给人这样的印象。


高明就是比别人更保守

记者:在金融危机当中,罗斯柴尔德家族无论是固有资产还是投资,都没有受到任何一点的损失。

大卫·罗斯柴尔德:我觉得如果因为我们一点损失都没有,就说我们高明的话,对其他的金融机构不公平。我们罗斯柴尔德避开了损失,但是并不代表我们是最聪明的,而是因为我们保守。我们已经传承了六代,所以会更加地谨慎。

记者:是不是因为保守,所以在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当中,才没有受到影响?

大卫·罗斯柴尔德:如果你已是传承了六代财富的家族的话,那么你显然会比第一代的人相对来说更保守,因为我们想更持久。所以我觉得,我们因为谨慎保守而避开这次风险是应该的,而且我们所提供的服务是金融服务,而不是资本运营,所以我们的风险很小。既然来做投资,还是应该谨慎一些,起码要有中长期的眼光。如果你本身就是一个谨慎的有中长期投资观念的人,那么你可以来投资,如果你是一个想赚快钱的人,我会劝你慎重。


罗斯柴尔德家族的经验

记者:金融衍生品让很多人赚到了很多的钱,看到别人从事金融衍生品的时候,你们难道没有冲动过吗?

大卫·罗斯柴尔德:金融衍生品,这个太好回答了。金融衍生品是个非常复杂的行当,如果你有很强的实力,有非常昂贵的IT设备,有非常成熟的控制风险能力,那么你是有可能成功的。但是即便如此,不久之前,很多投资银行在衍生业务上也都亏了很多。所以我说只有那些大的金融机构,它才做得起金融衍生品,但对于单独一个家族来说,你也去做金融衍生品就太愚蠢了。当然我知道在过去二十年,这些金融衍生品创造了大量财富,但是很多人讲金融衍生品使很多人赚了钱,却不讲过去的二十年内也有很多人失意。

记者:我们注意到你不仅仅会舍弃这些高回报但是高风险的产品,而且还会刻意的远离高速发展,为什么?

大卫·罗斯柴尔德:我们其实并不是想完全避免像你刚才说的那种高增长,我给你举一个例子能够说明这个问题。比如说我们在伦敦的办事处已经有两百多年的历史,在金融危机中我们把它撤了,然后盖一个十四层的非常昂贵的办公大楼,那么你觉得这是保守或者谨慎小心吗?我觉得不是,所以保守的时候应该保守,但事情该做的时候还是要去做。

记者:我们又一次听到了你提到了这个关键词“保守”,事实上很多人希望赚快钱,但是你们没有刻意的去赚快钱,是因为钱已经赚得够多了,还是因为你们需要保守,让自己的脚步更稳健一点?

大卫·罗斯柴尔德:其实没什么大道理,我不是那种想这么多的人,我没有刻意要用道德尺度来衡量。只要有赚钱的机会,我们肯定就要抓住这个机会。

记者:从罗斯柴尔德家族两百多年的发展历史来说,究竟哪些是我们该做的、可以做的,哪些是我们不该做的、不可以做的?

大卫·罗斯柴尔德: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我相信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有些人天生就是顶尖的交易员、顶尖的商人,能够嗅出商机。在我们罗斯柴尔德的第一代当中可能有一点这样从商的基因吧,但是在后面几代里,我们可能并不具备这样的天赋。对于不具备天赋的人要采用一种农夫的方式,就是长期地观察,然后总结出一种趋势,从而找到机会,而我们就属于这样的模式,我们要像农夫一样去兢兢业业地去观察趋势,然后做出最好的决定。

记者:刚才的这番话中,是不是非常明显地透露出两个字:“保守”?保守和创新之间是不是一对矛盾?

大卫·罗斯柴尔德:不是的,不是的,我告诉你一些我个人的事情。我做生意已经40年,今年我已经66岁了,我看到有些人,他总是想我要变得更富有,但是你要知道这总是有个限度的,你要有自己的野心,但这并不意味着你不需要保守,这二者并不矛盾。比如我就很有野心,我希望我们的家业能够一直传承,我希望我们能够变得更加全球化,更有影响力,更专业、更发达,但是我并不是整天都在想如何变得更富有,因为一个人只能同时坐一把椅子,开一辆车,睡一张床,所以觉得财富需要一个积累的过程,如果你每天都在想着我要致富,我要致富,可能反而会适得其反。保守并不意味着后退,而是谨慎地向前走。

记者:在很多描述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书里面常常会提到这样的一句话,当别人悲观的时候,往往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看到希望的时候,那么当金融危机对我们的经济有很大影响的时候,有些人信心不是很足的时候,我很想知道你们是不是在这当中看到了信心,看到了机会。

大卫·罗斯柴尔德:这次金融危机的深度和广度都史无前例,我们整个金融秩序受到了强烈的冲击,金融系统也重病缠身,现在世界各地的资产价格都在大幅下跌,即使那些质量比较好的也有了很大的下滑,所以从投资的角度看,到危机见底的时候,投资的机遇很快就要来了。


文章分类: 投资参考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