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汇评】美元季度末回调仅是昙花一现?4月跌势料将持续

 二维码 35

由于特朗普钢铝关税的政策风险因素和朝鲜问题的地缘风险因素双重试压,美元在今年第一季度的表现依旧惨烈。全季度下跌2.4%,美元兑日元在第一季度跌幅达到5.6%。

不过,在刚刚结束的上周美元表现似乎出现了反弹。上周美元指数上涨0.52%,基本抹去前一周的跌幅;美元兑日元涨幅近1.5%。

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元引来拐点——市场分析师认为,近期美元的反弹仅仅是因为季节性资金流动造成的。而从基本面及历史表现来看,美元长期和短期前景依旧看跌,4月料将持续下挫。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美元反弹仅因季节性空头回调?


加拿大丰业银行分析师奥斯本(Shaun Osborne)和埃里克(Eric Theoret)表示,3月底、以及第一季度末相关的资金流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美元的需求,而且鉴于复活节的因素,资金流动性水平也受到了影响。

目前主要有两方面因素令美元承压,一方面是长期以来困扰美国的财政预算赤字和贸易赤字;另一方面则是,经济学家称,美国经济增长周期已经处于末期。而目前市场对这两方面的担忧依旧存在,也就是说困扰美元的因素尚未消除。

在季度末,一些之前卖出美元买入更高收益的新兴市场外汇的投资者会转而调整投资,重新买入美元,正是这样的需求推升美元汇价。

此外,尽管每个季度末都会存在资金流的影响,不过3月末表现的尤为明显,因为这时候也是日本上一财年结束的时间。日本是美元主导资产最大的投资方之一,而其财年更替使得3月末涌入了大量买入美元的资金。

美元基本面颓态依旧


尽管如此,基本面上美元的颓态依旧未改。奥斯本表示:“我们仍然认为美元在基本面和技术面上都是脆弱的。我们预计,随着全球经济增速加快、以及其他国家利率上调,投资者对美元的兴趣会越来越弱。此外我们还预计美国累积的赤字也打击市场情绪。”

而短期来看,美元的前路也并不好走。根据历史数据来看,4月通常美元都表现不佳。去年4月美元指数下跌0.9%,而2016年和2015年的4月美元指数都下跌2.2%。

尽管历史数据并不一定完全能准确预测未来的走势,但美元多头依旧需要系好安全带,做好美元下跌的准备了。


美元回升至90关口,上周靓丽美国数据支撑美元,地缘局势及贸易战忧虑降温也利好美元



上周三公布的美国四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靓丽,此外美国公布的2月PCE物价指数、2月个人支出和截至3月24日当周初请失业金人数等数据都表现良好。良好的数据持续为美元提供支撑。

具体数据显示,美国第四季度实际GDP年化季率终值上修至上涨2.9%,预期上涨2.7%,前值上涨2.5%。


此外,上周朝鲜局势缓和打压了市场的避险情绪有利于美元。同时,中美贸易战的忧虑暂时有所缓和也对美元有利。

不过,市场期待的美国基建计划再度被推延对美元不利。美国总统
特朗普周四表示,他的1.5万亿美元基建计划可能要等到11月国会中期选举之后才能付诸实施。

根据特朗普的基建计划,美国联邦政府只出资2000亿美元,其余1.3万亿美元主要依赖地方政府和私人企业投资。另据
白宫高级官员称,今年将不会有基建计划,相信明年才会有。

对于未来美元走势的前景,澳新银行警告称,每年4月是
美元指数表现最差的月份,尤其是兑英镑澳元加元。过去18年的数据显示,过去18个四月份中有16个英镑兑美元上涨, 13个澳元兑美元上涨,13个美元兑加元下跌。

渣打认为,
美联储可能会更进一步政策正常化,但是欧洲央行甚至还没有开始,各界预计年底欧洲央行会退出QE,并在明年一、二季度开始加息。目前在2018年12月和2020年12月之间的远期轨迹显示,欧洲比美国更陡峭,也许市场已经预期了美联储的利率周期结束。

另一方面,
德国商业银行的分析师却认为,市场一直对美元需求都很大,很多都是从其他货币通过互换安排来换美元进行融资,目前市场美元流动性紧张,可能和美国持续加息有关,未来美元融资可能越来越贵,这可能导致企业提前偿还美元,可能推动美元利率或汇率走升。

市场目前更为关注美国年末的中期选举,这可能彻底改变美国政坛格局。如果共和党能够成功推动基建计划落地并赢得中期选举,那么美元将获得较强支撑,重演 2016 年美国
大选一幕。若落败,则美元有加速下跌的风险。

欧元兑美元上周回落走软,主要受到美元走强打压,欧洲央行加速收紧的预期持续支撑欧元


欧元上周走软,主要受到美元走强的带动,而接下来市场更加关注欧洲央行未来的政策前景。目前市场继续炒作欧洲央行加速升息的预期,这有望对欧元带来持续的支撑。

近来,欧洲央行官员已经暗示,虽然他们尚未作出决定,但对于投资者预计债券购买计划将在今年年底前逐渐终止,他们并无异议。管理委员会目前正在考虑如何改变其政策措辞,以避免造成经济破坏的市场动荡。

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委员诺特在本周就明确表示,世界不再需要“特别”货币刺激政策,欧洲央行应该通过9月份之后结束自己的债券购买计划来作出应有的贡献。

诺特认为,当务之急是货币政策正常化,并加强这个经济和货币联盟,现在这是一个广泛共识,当然在金融市场也是。诺特认为,对比美国是不合理的,就货币政策周期而言,美国比欧洲央行早3、4年,且美国的再投资已经持续了大约3、4年。总而言之,消除这些非正统的、非传统的工具可能要十年时间。

除了诺特之外,此前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发表评论称,在2019年年中加息的可能性增加了,这也对欧元构成支持。

不过,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基可能会继续支持观望的态度,因为他多次强调,
欧元区内价格压力总体保持低调,还没有令人信服的迹象表明持续上升趋势。欧洲央行可能将透露更详细的量化宽松政策(QE)的退出策略,该政策将于今年9月到期。

英镑兑美元上周自一个月高点回落,主要受美元走强以及英国脱欧忧虑的打压



上周英镑表现较为疲弱,除了美元走强施压英镑之外,英国脱欧忧虑重燃也施压英镑。

英国央行周二公布的金融政策委员会报告称,有迹象表明英国的风险偏好正在上升,英国脱欧仍旧是经济前景的一大风险,脱欧仍对英国的金融业构成实质性的威胁。

英国央行认为,问题在于英国脱欧之后,企业可能没有提供服务的必要权限,这可能会影响820亿英镑的保险负债和4800万英国和欧盟的投保人。而决定保持利率不变的部分原因是为了给银行更多的时间来调整。

英国央行补充道,当局正在监视银行系统可能给经济带来的风险。由于英国金融市场借贷活动升温,英银正在考虑提升商业银行置留资金规模,以便应对相应风险。英国央行还指出,英国房屋抵押贷款市场的放贷增速正在逼近最危险的边缘。

就未来英国与欧盟关系达成协议方面,现在仅剩下几个月的时间。爱尔兰边境仍是一个棘手的问题,不过
特雷莎·梅将承诺确保“在我们共同的国内市场内,不会产生新的障碍”。

市场仍然看好英镑后市前景,首相特雷莎·梅承诺,英国脱欧后将继续保持强大和团结。分析师普遍认为脱欧忧虑已经不能限制未来英镑的上行。

在英国与欧盟议定了脱欧过渡期之后,英镑本月强劲上涨。众多英国经济数据也表现良好,其中薪资的增长,加大了英国央行今年5月份就升息的预期。此前数据显示英国工人薪资增速创下近两年半来最快。

美元兑日元上周回升站上106关口,朝鲜局势缓和和中美贸易战忧虑降温支撑了美元兑日元


对美元的正面情绪成为推动美元兑日元上行的主要驱动力。季度末和月末的获利了结,加上美国债券收益率从早期低点反弹,所有这些都推高了美元兑日元。

良好的美国第四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数据激发了市场的乐观情绪。与此同时,朝鲜局势大幅缓和也支持美元兑日元回升。

据日本新闻报道称,日本准备与朝鲜举行会谈。日本已经试探了朝鲜政府关于双边峰会的声音,而平壤方面也在内部讨论了领导人会晤日本和其他国家的可能性。

美国和中国之间爆发贸易战的风险,在过去几周提振了日元的避险吸引力。然而,本周保护主义的威胁暂时有所缓和。因为中美两国都已准备好进行谈判。

对于美元兑日元的后事前景。道明证券(TD)认为二季度初美指存温和反弹空间,宜于108高抛美元兑日元。该行认为市场持续忽视了部分利好经济因素,这些因素强化了欧元和日元温和调整的空间,令
美元指数在二季度初存在上涨2%-3%的空间。

该行认为,在主要货币中,二季度初美元将受到部分提振,特别是考虑到其他因素可能令其进入调整阶段。不过该行持续认为美元兑日元若涨向108,将提供较佳的抛售时机。

法国农业信贷银行认为,复活节假期来临流动性低企,宜高抛美元兑日元。该行认为,日本财年的结束并未展示出明显的季节性特征。而此前财务省公布的周度资本流数据显示,投资者的大量遣返资本导致2017年底和2018年初美国国债承受卖压。

该行认为,较低的市场流动性可能令美元上行存在部分压力,将抓住空头逼仓的时机来抛售美元兑日元。

摩根大通认为美元兑日元或受资金流推高至111-112区域。该行指出,随着日本新财年即将开始,预计会出现一定程度的日元卖盘。与新财年开始相关的资金流可能会推动美元兑日元向上测试111-112区域。
文章分类: 国际财经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