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石资讯财经信息公布网站     www.gszxbb.com

【要闻】库德洛预判经济多次遭“打脸”,白宫之路能走多远?

 二维码 53

据报道,新任美国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当年离开里根政府,是因为他对里根减税大幅增加赤字不满,而这正是特朗普政府目前正在做的。此外,作为自由贸易主义者的库德洛在特朗普领导下能持续多久仍是一个问题。而在美国经济的走向上,库德洛也曾作出过严重误判。


库德洛与科恩在重大问题上的观点无大不同


美国总统特朗普新提名库德洛任美国白宫首席经济顾问,代替日前辞职的科恩(Gary Cohn)。库德洛支持自由贸易、减税及强势美元,与科恩在这些重大问题上并无大区别。

作为高盛二把手,如果一直留在高盛,科恩或许已接替贝兰克梵(Lloyd Blankfein)成为高盛CEO。他甚至被列入接替耶伦成为美联储主席的最终候选人名单中。特朗普任命的不少官员都资质平庸,但科恩并不是其中一个。

所有这些都在去年急转直下。当时身为犹太人的科恩被特朗普在夏洛茨维尔(Charlottesville)纳粹游行事件后模棱两可的言论激怒,并公开批评特朗普,激化了与特朗普之间的矛盾。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一事件发生后,科恩曾严肃考虑过辞职的问题,甚至起草了一封辞职信。而近期特朗普宣布征收钢材和铝关税的决定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鉴于库德洛是一个自由贸易主义者,市场早已在猜测,他在特朗普领导下能持续多久。我们或许很快就会知道。

库德洛当年离开里根政府,因对里根减税大幅增加赤字不满


是什么让特朗普和库德洛互相吸引呢?主要原因,或许也是唯一的原因,是库德洛像特朗普一样数年出现在电视节目中。毫无疑问,库德洛是一个激昂、擅辩的评论员,且因其在里根管理和预算局工作近40年之久,深谙华盛顿的经营之道。

但当年库德洛离开里根政府,是因为他对里根减税大幅增加赤字不满。这在财政上似乎不谨慎,因此当时30几岁的库德洛选择离开。然而,这正是特朗普政府现在所做的。去年年底,特朗普刚刚签署了减税法案,大幅推高了美国长期赤字。值得一提的是,库德洛对里根大肆挥霍的担忧并非多余:上世纪80年代,美国债务翻了三倍。

库德洛对经济走向曾作出严重误判


2007年秋天,当时美国房地产和股市在暴跌,库德洛对此嗤之以鼻。他在《国家评论》杂志中写道,“尽管悲观主义者对经济沮丧、绝望,富有弹性的美国经济继续向前推进一个季度又一季、一年又一年,无视悲观预测,并实现正增长。”

2008年,当时整个美国经济崩塌,数百万美国人失业,银行、汽车制造企业和抵押贷款机构不得靠纳税人高达数千亿美元的救助脱离困境。库德洛表示,“我们将进入连续第七年的布什繁荣期”。

1993年,库德洛表示,“毫无疑问,克林顿总统对劳动力、资本和能源税的全面上调将阻碍经济复苏,并抑制经济的长期潜能。”然而后来发生了什么?美国经济开启长达8年的扩张,创造了2100万个工作岗位。此外,美国联邦预算达到平衡。

希望随着年龄的增长,库德洛的预测技能也能有所提升。

3月15日,“通俄门”特别检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向特朗普组织发出传票,要求对方提供关于一部分与俄罗斯有关的文件。这是穆勒首次直接要求特朗普集团提交资料。


穆勒首次要求特朗普集团递交文件


特朗普在2017年7月声称,如果调查跨越俄罗斯问题而触及家族财务状况的话,那就是越过红线的行为。这样看来,穆勒的这次行动跨越了特朗普的红线。

《纽约时报》报道称,此次传票涉及的范围尚不清楚,但特朗普的观点认为,自己的房地产业务在穆勒的调查范围以外。

特朗普总统正在进行高层人事变动。这一事态的发展引发了新的担忧:特朗普可能会试图驱逐穆勒,这可能引发美国政府的政治危机,甚至可能引发一场宪法斗争。

据报道,从2017年7月开始,穆勒就开始调查一系列广泛交易,包括特朗普和其合伙人进行的交易。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被调查的交易包括俄罗斯在特朗普大厦购买公寓,特朗普和俄罗斯合伙人参与纽约SoHo一个有争议的开发项目,2013年在莫斯科举行的环球小姐选美大赛,以及2008年特朗普将佛罗里达州一座豪宅出售给俄罗斯寡头。

到目前为止,特朗普一直配合穆勒进行相关调查,即使穆勒已经起诉了总统的四名前助手,或者与他们达成了认罪协议。自2017年以来,特朗普的法律团队一直就总统接受穆勒团队调查的条款进行谈判。

特朗普从未明确表示,如果特别法律顾问穆勒追查特朗普的财务状况,就会遭到他的解雇。然而,特朗普在去年7月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被问道,这是否会划定为一条红线。特朗普当时回答称,他认为这是一种违规行为,这是与俄罗斯有关的问题。

特朗普的律师多德(John Dowd)也表示,挖掘特朗普的商业交易将超过穆勒授权的调查范围。

传票涉及的范围还不为人所知,也不知道对特朗普的房地产、酒店和品牌业务进行的调查有多么深入。穆勒的主要职责是调查俄罗斯对2016年美国大选的干预。但是,根据司法部的命令,他还有权调查任何直接从该调查产生的问题。

白宫否认特朗普在竞选中与俄罗斯有勾结行为


3月15日,白宫新闻秘书桑德斯(Sarah Huckabee Sanders)在她的每日新闻发布会上回答了有关传票的问题。

她表示:“正如我们一直坚称的那样,正如总统多次说过的那样,美国大选和俄罗斯之间没有勾结行为。”她补充称:“我们将继续全力配合特别顾问穆勒的工作。我们不会对此发表评论。”

穆勒的检察官团队已经询问了特朗普生意业务的一些证人,但直到现在,穆勒的焦点一直是特朗普的竞选活动和白宫。最近几个月,特朗普集团一直在配合穆勒的调查,目前还不清楚是什么原因促使穆勒发出传票。

特朗普集团执行副总裁小特朗普的代理律师富特法斯(Alan Futerfas)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自2017年7月以来,我们已向公众表示,特朗普集团完全配合所有调查,包括特别顾问穆勒的调查,并对他们的要求做出回应。这是旧的新闻了,但我们目前对各种调查的援助和合作态度依然不变。”

长期以来,特朗普的私人律师科恩(Michael Cohen)告诉国会调查人员,特朗普集团权衡了在莫斯科建造酒店和公寓大楼的提议。科恩称,2015年10月,特朗普组织与总部位于莫斯科的I.C.专家投资公司签署了一份非约束性意向书。该公司向建筑师征集建筑设计,并进行初步的融资讨论。但科恩称,该项目最终失败了,而特朗普没有参与放弃该计划的决定。科恩还表示,这些讨论持续到2016年的大选,不过都是关于房地产交易的讨论而已。

3月13日公布的备忘录显示,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民主党人士呼吁,共和党应该就德意志银行特朗集团财务记录账户发出传票,以评估有关资金转移,以及与俄罗斯相关的其他行为,并调查俄罗斯是否与特朗普集团参与了德意志银行的贷款和其他交易。

特朗普竞选团队和白宫已经将140多万页的文件交给了穆勒。此外,穆勒自己还采访了特朗普40多名助手和前员工。


文章分类: 市场统计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