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汇评】美元“烂泥扶不上墙”痛失90大关,背后推手究竟是谁?

 二维码 27

周三(1月24日)亚市,美元指数延续弱势走势,跌穿90美元大关,目前仍陷于三年低位附近,虽然此前美国议员达成协议,暂时解除三天来政府关门局面,不过市场对此担忧并未完全解除,世界各国央行推动货币政策正常化,美国政治不确定性增加,以及市场普遍缺乏波动性,这些因素都损及美元。

20180111
周三亚市早盘,美元指数一度失守90这一重要心理关口,刷新2014年年底以来低位至89.97,因美元走弱,非美货币则延续升势,美元兑日元跌破110关口,震荡交投于近四个月低位109.95附近,英镑兑美元震荡交投于1.40关口上方,续刷近一年半高位至1.4037,现货黄金则守稳1340美元关口上方。有分析师指出,随着全球经济增速加快,其它央行在收紧货币政策方面迎头赶上,美元仍可能进一步下滑。



美元为何如此“倒霉”?


美国总统特朗普赢得选举胜利,曾在2017年初提振美元的表现,并将美元指数推升至14年高位。市场参与者当时认为,美国经济的表现将优于欧洲、日本和中国,美国货币政策的收紧步伐将比其他经济体更加激进。

但在过去十三个月里,市场已重新评估这些假设。美国政府兑现一些经济承诺的速度慢于预期,对美元造成了伤害,扭转了最初的选举后涨势。

与此同时,大约一年前还处于低迷状态的欧元区经济活跃起来。

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各自赢得选举胜利,挫败了右翼民粹主义的威胁并帮助支撑欧元。这引发了关于欧洲央行(ECB)将在2018年停止购债并接着很快加息的希望。

加拿大央行、英国央行和日本央行等其他央行也开始谈论收紧货币政策。整个市场波动率极低,也降低了美元的避险吸引力。


美元对央行的政策决定敏感也是一个主因


央行影响特定市场的资本成本,即资金的价格。利率上升提振美元吸引力,吸引外资,增加对美元的需求并进而提升美元的价值。

利率差异导致交易商卖出收益较低的货币,买进收益较高的货币。

由于其他主要央行正在考虑政策正常化,美元不再是唯一的选择。

美元走软对美国企业获利与经济有何影响?


美国的跨国公司可以从美元的下跌中受益,美元贬值使得海外营收在兑换成美元时变得更多。

美元贬值对美国出口商和制造商来说也是一个福音,因为这使得它们面对海外对手时具有竞争优势。

但是美元走软使得进口商品更加昂贵,不利于美国消费者,并会损害依赖外国商品的公司,例如零售商。也可能使美国资产对外国投资者的吸引力下降。

美元或面临更大压力?


到目前为止,货币市场已经基本上忽略围绕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谈判的激烈言辞。如果发生贸易战的可能性上升,从长远来看可能会伤害美元。

如果美国经济中的通胀没有显示出任何有意义的上涨,就可能在升息时束缚美联储的手脚并拖累美元走低。如果正赶上欧洲央行变得更加鹰派,这种影响可能会加剧。尽管美元走低,但美国通胀一直非常疲软。

投资者原本寄望美国税改将促使跨国公司将海外获利兑换为美元并终结美元跌势,现在他们可能不得不降低对于美元长期反弹的希望。

如果全球投资者考虑将美元头寸分散到欧元等其他货币,那可能会对美元构成压力。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每个季度公布关于全球央行外汇储备的货币构成情况。对这些数据的分析显示,储备管理者正在加快增持美元以外的货币。

可以肯定的是,一些分析师警告说,美元疲软过度,市场过度作空美元,如果美元出现利好消息,就可能引发轧空行情。

根据最近调查中的大多数外汇分析师的预测,虽然美元的困难处境尚未结束,但预计在2018年有所缓解。


据CNN最新消息,民主党助手透露,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撤回了为美墨边境墙提供资金的方案。舒默表示,特朗普没有尽到自己的努力,边境墙建设提议也就不再成为可能。

上周五,特朗普邀请舒默前往白宫午餐,讨论政府开支法案的协议。舒默当时表示,愿意为特朗普的边境墙提供资金,以换取对“童年入境暂缓遣返”(DACA)移民项目的保护。美国国土安全部海关和边境保护局1月初向国会提供的修筑边界墙预算显示,计划十年内修筑将近1000英里的美墨边境墙,所需预算总计180亿美元。如果加上维护边境安全应投入的技术、人员及道路等所需的支出,总计为330亿美元。舒默仅同意修建美墨边境墙一年的拨款,但特朗普要的是多年期的建墙预算。在这件事上的分歧令双方没能达成一致,并最终导致美国政府关门。

由此看来,美国政府关门危机远未消除,三周后当临时性开支法案到期后,同样的危机很可能再次卷土重来!华尔街日报指出,这份法案将使政府运营再维持几周时间,但在解决移民和政府支出水平等根本政策分歧上则基本没有进展,不排除今年晚些时候再度出现政府关门的局面。

除此之外,隔夜“通俄门”调查再次爆出猛料。据华盛顿邮报,穆勒可能在接下来几周就前FBI局长科米的离职向美国总统特朗普作出问询。另外,一名美国司法部发言人周二表示,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在上周已接受特别检察官穆勒在“通俄门”调查的质询,塞申斯成为特朗普政府内首个在任期内接受该调查的官员。接下来,关于“通俄门”调查的消息将成为美国政府关门危机之外又一个影响美元走势的重要因素。

作为美元最重要的对手盘,占有美元指数逾六成权重的欧元近日高歌猛进的表现也是将美元指数进一步推向深渊的主要动力。周三亚市早盘,欧元/美元继续走强,一度触及1.2315水平,逼近1月17日触及的3年高位1.2323。欧元区今日将公布关键的1月制造业PMI初值,若数据为欧元提供进一步支撑,美元命运堪忧。


文章分类: 国际财经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