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石资讯财经信息公布网站     www.gszxbb.com

【要闻】耶伦周末放鹰美元起死回生,欧元短线重返1.2料无望

 二维码 44

美元指数在上周五(10月13日)尾盘展开绝地反击,基本收复了此前美国多项经济综合表现不佳所录得的大幅跳水跌幅,而周一开盘,汇价仍继续在93上方的高位震荡蓄势。与此同时,欧元兑美元则再度退守1.18关口。在消化了数据的短暂影响后,市场仍押注美联储在政策紧缩进度上会比欧洲央行领先一大步,这令汇市重现了美强欧弱的格局。

欧洲央行副主席康斯坦西奥于周末讲话中紧接着行长德拉基再度释放了鸽派措辞,这和美联储主席耶伦所宣称的“通胀低迷只是暂时”强硬言论构成了鲜明的反差。与此同时,周末期间奥地利和德国选情的负面消息也对欧元构成额外利空。

美欧央行政策立场大相径庭,欧元区“后QE时代”或遥遥无期


美联储主席耶伦在周末发表讲话,华丽地无视了此前在上周五出炉的疲软的通胀与零售销售数据,为美联储在未来延续加息行动予以了进一步的辩护。她认为,美国就业将很快复苏,而经济将从飓风的打击中恢复。

耶伦本人给出的“最佳预测”是:美国疲弱的通胀数据不会持续;而她同时预计:美国经济的持续强劲,将保证障美联储在未来几年渐进地加息。这番言论在上周发布的美联储会议纪要显示其内部多位官员在未来加息政策上仍然举棋不定分歧巨大,令市场情绪发生动摇的状况下,及时地给投资者又喂下了定心丸。而耶伦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这样的措辞,也是希望她当前的既定政策路线能够成为当前任期内的重要政策“遗产”,以确保之后无论她继续留任,还是谁接替美联储主席这一要职,政策紧缩路线都不会偏离当前的轨道。

如果说耶伦的讲话彰显了美联储无视暂时通胀低迷状况,坚持要把政策紧缩进行到底的决心的话,那么在大西洋的另一边,欧洲央行迟疑不决的态度就与之构成了更加鲜明的对比。尽管有传闻称,在10月26日的下一次政策会议上,欧洲央行就将与社会公众就其退出“量化宽松(QE)”行动,逐步实现货币政策正常化的路线图进行进一步通气,但至少眼下来看,欧洲央行在缩减QE之路上节奏拖泥带水似乎在所难免。

上周就有传闻称,欧洲央行考虑将QE规模在明年年初一次性减半至每月购债300亿欧元,然后将购债力度维持在此水平相当一段时间,这一消息一度引发欧元汇率在上周五快速跳跌。而周末期间,欧洲央行副行长康斯坦西奥的讲话,则再度凸显了该行决策层在缩减QE议题上的踌躇不决。

康斯坦西奥在参加G30国际银行业研讨会时表示,虽然欧元区经济正在经历一场基础广泛、强劲且有弹性的复苏,经济增长前景的风险大体平衡,但当前的通胀复苏进程却再度停滞,这意味着宽松货币政策对经济活动的支持依旧相当有必要。市场将此言论进一步解读为,欧洲央行会在货币政策“正常化”的路径上选择适当放缓步伐。

而欧洲央行近期态度的转软,很大程度也与欧洲“财政沙皇”德国财长朔伊布勒的离任一事密不可分。在立场强硬的朔伊布勒挂印而去之后,欧洲央行面临的来自德国方面的要求尽快撤除超常宽松措施之外部压力料大大减轻,而该行也有机会和空间来对欧洲经济与政治基本面进行进一步解读后,再全面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欧元兑美元近1年来日线K线图)

奥地利右翼联盟赢得大选,欧元区政局暗流涌动


而除了低迷的通胀率之外,令欧洲央行在政策紧缩道路上保持警惕的另一“不可说”原因便是仍然错综复杂的欧元区的地缘政治局势。在加泰罗尼亚危机仍然旷日持久,未得到彻底解决之时,周末欧元区的另两场选举也显示其内部“建制派”的政治力量进一步失势,这在长远来看,仍可能因为造成更多的政治前景不确定性而对欧元汇率构成更多利空。

周末举行的尤为受到关注的奥地利大选中,根据初步计票结果显示,保守派的中右翼的奥地利人民党(OVP)赢得了最多选票,现年31岁的外交部长库尔茨不出意外将成为下一任总理。而与此同时,极右翼的自由党则同样表现抢眼,拿下超过25%的选票,将和人民党联合执政。

这意味着在上月德国大选中极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德国选择党赢得超预期的13%选票首度进入议会后,在另一个德语国家极右翼反移民势力取得了更大的胜利,而欧洲民粹势力在年初法国大选受挫后再度卷土重来的趋势也更为显著,并有可能在2018年初时的意大利大选中更加登峰造极。这对于欧元汇率而言,或许意味着更长期限的持续利空。

祸不单行的是,在周末同期举行的德国下萨克森州地方选举中,总理默克尔所领导的基民盟继上月的联邦大选后再折一阵,意外输给了老对手社会民主党,这让本来就已经在旷日持久的组阁拉锯战中焦头烂额的默克尔显得更加被动。种种状况表明,在开年以来表面上的一片祥和之下,欧元区在政治、经济格局下仍是暗流勇动,因此,五年前誓言“不惜一切代价拯救欧元区”的欧洲央行,眼下或仍没有到卸下“救火队员”担子的时候,于是,在欧洲央行进一步宽松政策的“保驾护航”下,欧元兑汇率短期要重返1.20仍是困难重重。


奥地利31岁外长宣布赢得大选,或带领国家“向右转”

奥地利年仅31岁的外交部长库尔兹(Sebastian Kurz)宣布,其所在的人民党在10月15日的全国选举中获得了胜利。这使他成为欧洲最年轻的国家总理,并使奥地利这个欧洲小国走上了“向右转”的道路。


奥地利人民党赢得大选胜利,31岁外长将成为欧洲最年轻总理


库尔兹称,内政部公布的最终结果显示,人民党几乎在所有计票中获得了令人满意的领先地位。他指出,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他所在的中间偏右政党战胜竞争对手社民党的次数仅为两次。因此,库尔兹称,这次人民党获得了“历史性的胜利”。他向欢呼的支持者表示;“今天不是战胜其他党派的历史性日子,而是我们这个国家真正改变的机会。”

仍需统计的是80多万张的缺席选票,以及奥地利本土以外选民的选票。未完成的选票将在本周中期宣布。

温和的政策已经成为奥地利几十年的常态。然而,目前为止统计好的选票显示,奥地利将出现对待移民和穆斯林问题更强硬的政府。

在此次选举中,库尔茨所在的政党人民党和右翼自由党都支持实行更加严格的移民控制,迅速驱逐那些要求遭到拒绝的需求庇护者,以及打击伊斯兰教激进分子。自由党是库尔兹最可能的政府联盟伙伴。

奥地利内政部长索博特卡(Wolfgang Sobotka)表示,人民党获得了31.4%的选票,比2013年的选举增加了7个百分点。库尔兹称,这是人民党历史上支持率最高的一次选举。

奥地利社民党现在与人民党联合执政,该党在此次大选获得26.7%的选票,落后于极右翼自由党所获的27.4%的选票。

选举结果显示,与社民党呼吁社会平等相比,人民党更强硬的移民政策在选民中间产生了共鸣。社民党主席克恩(Christian Kern)也承认,周日的选举结果反映出向右翼的推动力量。

随着以色列政治顾问西尔伯斯坦(Tal Silberstein)在推特上粗鲁地嘲笑库尔兹,并暗示这位年轻的外长是反犹太主义者,社民党被指进行肮脏的竞选活动。

库尔兹对奥地利政坛产生影响


人民党的受欢迎在很大程度上被认为是库尔兹的功劳。在人民党执政联盟内部的紧张局势不断加剧的情况下,库尔兹在今年春天开始掌权,进一步将中间偏右政党推向了右翼。

尽管他是现任政府的一员,但库尔兹也把自己作为改变对政治现状不满选民的引擎。

但是,他避免使用自由党和其领导人斯特拉赫(Heinz-Christian Strache)的煽动性言论,这使其所在的人民党吸引了对自由党不满的选民。2015年,成千上万的穆斯林移民涌入奥地利,在繁荣的欧洲国家寻求更加好的生活。自那以后,人民党也越来越关注移民问题。

斯特拉赫改变了他与更广泛的公众交谈时的语气。自由党现在热衷于摆脱过去与反犹太主义的联系,但继续吸引着小规模的新纳粹边缘支持者。

自由党上一次执政还要追溯到17年前。虽然没有人预料到,因为自由党参与竞选遭来了欧盟对奥地利的制裁,但奥地利国内外针对自由党的批评对欧洲怀疑论政党的任何政府角色都表示了警惕。

总统范德贝伦(Alexander Van der Bellen)必须在新政府中宣誓就职。他表示,自己非常重视支持欧洲的政府。在去年的总统选举中,他以微弱优势击败自由党候选人。

经济学人智库的分析师柏格森(Pepijn Bergsen)指出,在亲欧派库尔兹掌舵的情况下,欧盟的成员国身份不太可能受到质疑。

奥地利绿党是其中最大的输家之一。预计显示,该党离进入议会还缺少4%的支持率。 在四年前的选举中,持有环保主义的绿党赢得了有12.42%的选票,但该党此次选举的支持率仅为3.9%。

另外两个小党派,新奥地利党(NEOS)和前绿党政治家领导的Liste Pilz刚刚达到进入议会的门槛。


文章分类: 市场统计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